熊猫★☆银鱼

優等不良【RESTART】(4)

@(:◎)≡ 說好的考完更新√
本來打算昨天發的畢竟是W六週年嘛結果就忘了x
不行這個伊卡洛斯太可愛了hhhhhh


「艾利西昂。」

『應該是平衡驅動系統出了點問題……』
『風摩桐戶……!』
『阪君,我也想跟你一起對抗探測者。』
『絕對要把亞美救回來!上吧艾利西昂!』
『裕也!』
『小武!姐姐贏了哦!』
『探測者的真實身份就是你的父親,山野淳一郎博士。』
『但是……為什麼要用LBX?不管是阻止總統暗殺,還是阻止導彈運輸……這些都不需要用到LBX啊!』
『奧米茄達因太強大了,我別無選擇。』
『就這樣直接撞過去!』
『……是!』
『太胡來了……』
『金……』
『裕也桑……』
……
……
……
……
『金……快、點……』
『阪君……我真的不想……』
『阪君!?』

「哈……哈啊……」
我癱倒在奧丁的機身上,喘著氣。身體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出了許多汗。
『公主殿下!』
白色的機體慌慌張張從奧丁那裡把我抱了過去,走到了對戰場地外,讓我躺在一旁的長椅上,又小心翼翼的拭去我額上的汗珠。
「我、沒事……」
我試圖撐起身來,卻半點力氣都使不出——說真的,毫無預警被抽掉幾乎全部的體力的感覺真的不好。
『不行。』艾利西昂輕輕把我按住,『再這樣弄下去你搞不好真的會休克。』
「有、有那麼嚴重嗎……?」
『當然。』
他一改剛才吵吵鬧鬧的樣子,忽然鄭重起來——說實在這讓我有點不適應,不過這才是他平時的樣子吧。
不知什麼時候,奧丁也走了過來:『我就先回去了。給我顧好主人,艾利西昂。不然——』
『啊啊啊啊啊我知道了啦奧丁前輩你給我回去!』
這次奧丁並沒有回話。
一陣光芒過後,他的武器變成了平常大小,落在我的身旁。
我有些吃力的伸出手,握住了紫色的武器。
『啊,差不多乾了呢。』
隨著機械轉軸摩擦的聲音,艾利西昂走到中間的強化紙箱前,摸了一下之後,就拿下並甩了甩我的衣物。
「你還可以感知濕度?」
『算是吧……』他又走了回來,把我扶起來,讓我靠在椅背上後,遞給我衣物,『不過還是要交給公主殿下確認比較好。畢竟我又不是真正的人類……』
不過公主殿下到底是……?
在我的記憶和剛才的那些「回憶」裡……我不都應該是男生……
「比起這個……」我接過衣服,放在腿上,「那個稱呼是……怎麼回事?」
『稱呼?』
「嗯。」
『啊那個啊……』
『那單純是就是他的興趣而已。』
『小零!』
「伊卡洛斯……」
『啊啊啊公主殿下不可以叫不然就會——』
艾利西昂試圖阻止我,但已經太遲了。
「零式……?」

『要上了弘!限制器解除,武器形態!』
『必殺模式!』
『不是……雷克斯?』
『戈登根本就不會用宙斯。』
『否定,檜山蓮的判斷為誤。』
『建議對NICS總部進行激光射擊。』
『這才是哥哥……真正的想法嗎……?』
『真實小姐,如果您真的是為雷克斯著想的話,請留下來,為這個世界做出貢獻。』
『米澤爾……』
『要去革新者總部取回AX-000的設計圖……』
『製造它需要斯坦菲爾金屬。』
『左腳的傷還沒好嗎……!』
『奧丁……』

『嗚哇小零都是你啦現在公主殿下又昏過去了!』
『是啊所以前輩你要是不快點回去的話阪就會更晚起來。所以快點回去。』
『切……我還想跟公主殿下多相處一會的。』
棕髮男孩攤開的手心上,又多了一隻灰色柄,紺色矛頭的武器。

深藍色的機器人有些無奈的揉了揉伴還未乾的棕髮,視線落在了男孩手臂,以及從披風的縫隙中露出的青紫、繃帶和紗布上。
『還真是個愛逞強的主人……身體也長得這麼瘦弱,阪你在這幾年裡到底都經歷了什麼?』
回答他的只有男孩有些紊亂的呼吸,還有在睡夢中發出的哼哼聲。
「唔呣……」
伴撒嬌似的蹭了蹭伊卡洛斯的摸著自己的機械手,又朝深藍色機體的方向扭了兩下——然後就直接滾下了長椅。
『小心!』
伊卡洛斯·零式在男孩落到地上前,及時接住了他。
『呼……幸好沒——』
——沒事才怪!!!
原本裹住伴的阿碦琉斯的披風在零式的雙臂上散了開來——但熟睡的男孩非但沒有察覺到,還舒心的翻了個身,依舊安然躺著。
伊卡洛斯·零式第一次在對戰以外感受到過熱的感覺。
但這次自己好像非常享受這種感覺,甚至還想直接拆掉身上的散熱系統。
深藍色的機體呆呆的盯了自己的主人十幾秒,才完全反應過來——在他慌張的一手托著伴,另一隻手把前輩的紅色披風蓋在棕髮男孩身上後,才鬆了口氣。
不過他那該死的高像素電子眼還是從布料的縫隙中分明瞧見沒有被遮住的小麥色。
這塊應該是手臂的皮膚吧。零式想。
那麼平常沒有露出來的地方是不是白白的,像以前一樣軟軟的呢?比如說胸膛和腹部,哦對了還有看上去吹彈可破但是揉起來卻很有滿足感的大腿——
不不不不可以啊伊卡洛斯·零式你怎麼可以偷覷主人的肉體!
伊卡洛斯·零式最終選擇甩了甩頭,盡力把那些粉紅色的思想從自己的思考中甩開。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