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银鱼

優等不良【RESTART】(5)

我覺得今天我生日了總該寫點東西。
嗯。
看上去那麼純的零式其實內心也是如此emmmmm
@(:◎)≡






伊卡洛斯·零式最終選擇甩了甩頭,盡力把那些粉紅色的思想從自己的思考中甩開。
『零式前輩。』比自己還要稚嫩卻沉穩許多的聲音冷不丁響起。
『嗚哇啊啊……怎麼了MK2?』
『我只是覺得你太久沒有說話了而已——還有你的CPU——』
『好好好好好好了不要再講了!』
『雖然我也懂你想見主人的心情……』
「唔唔……」
『阪!』
星野伴慢悠悠的眨巴了幾下淺棕色的瞳,呆呆環視著四周:「我又……」
『阪,你現在……』
「我知道啦,不能亂動是吧……」雖然這麼說著,男孩還是從披風裡伸出手臂,「不過話說回來……你們都沒有逞強吧。」
『誒?』
「不要裝傻。」伴抬起手,輕輕敲了一下深藍色的裝甲,「都已經過這麼久了,我的身體都還沒有出什麼特別大的反應……」
『額……!』
「果然!」男孩看到伊卡洛斯·零式的反應之後,立刻不顧自身狀況,強迫自己坐起,表現出很生氣的樣子,「我們不是都說好了嗎?不可以把負擔——」
『但是這樣的話,阪你也違反規則了吧。』
「……?」
『是啊,主人。你可不要說你不記得。』
「誒……連MK2也……」
『啊啊,對了。艾利西昂前輩一定最清楚吧——』
「所、所以到底是……」
『啊嘞公主殿下你忘了嗎——?之前在跟某個藍色的混蛋交戰的時候啊——一名十四歲的少年因為不想看到自己的作戰道具受傷還主動把我的傷害轉移到他那裡——而且幾乎讓百分之百的副作用都作用在自己身上——這可比我們現在負擔的還要大的多。』
「那、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聽見腦海裡那個活力滿滿的抱怨聲後,男孩明顯慌亂起來,然後立刻轉移話題,「先不說這個!給我趕快回去啊零式!」
『是是。我也沒辦法呢,畢竟這可是阪的命令啊。』
伊卡洛斯·零式小心翼翼的把伴放到長椅上,並把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一一撿起。
過了十幾秒後,深藍色的LBX剛剛抬起頭,就撞見一臉若無其事的將包在自己身上的披風解開並裸露出身體的棕髮男孩。
啊,今天的主人看上去也好好吃啊。
尤其是嫩嫩的身體——啊啊啊短短的小手也好可愛呢——不過就是少了點肉——還有身上的傷怎麼會這麼多是誰弄的我要去搞死他們——
不不不不不不對!
『等等阪你在幹什麼——』
「幹什麼……當然是要穿衣服啊?」
『可可可可可是——』
「沒事啦,反正我又不介意跟你們坦誠相待。」星野伴從仍未反應過來的伊卡洛斯·零式手中拿過早就乾的差不多的衣服,「阿碦琉斯那個時候只是因為記憶沒有全部恢復而已。啊,衣服好溫暖……」
『///////我介意啊……』
「總之零式你快點回去,」男孩穿好衣服,倚靠在長椅椅背上,明顯還有些疲憊,「一直保持這個狀態很辛苦吧?」
『/////嗯……』

「……好燙!」
星野伴有些為難的吹了吹被零式的矛燙到的手指:「是過熱了嗎?難怪衣服也熱熱的……」
『是啊,零式前輩還沒緩過來呢。順帶一提,現在艾利西昂前輩非常想念某位海王子。』
「是MK2啊,」伴笑了笑,「話說回來,零式以前戰鬥的時候就常常這樣……是過熱體質嗎?」
『給他多少回復這狀態用的道具都沒用呢。』
男孩又輕輕笑了起來:「真懷念啊……我們有多久沒有這樣相聚了呢?」
『……很久了吧。』
「不過說真的,MK2你的聲音都沒變……」伴索性閉上雙眼,「對了,大家過得怎麼樣?」
一片靜默。

日常哭出聲來。
闇墮阪阪真棒嗚嗚嗚嗚嗚嗚為什麼沒有人玩這個梗呀嗚嗚嗚嗚嗚嗚。

優等不良【RESTART】(4)

@(:◎)≡ 說好的考完更新√
本來打算昨天發的畢竟是W六週年嘛結果就忘了x
不行這個伊卡洛斯太可愛了hhhhhh


「艾利西昂。」

『應該是平衡驅動系統出了點問題……』
『風摩桐戶……!』
『阪君,我也想跟你一起對抗探測者。』
『絕對要把亞美救回來!上吧艾利西昂!』
『裕也!』
『小武!姐姐贏了哦!』
『探測者的真實身份就是你的父親,山野淳一郎博士。』
『但是……為什麼要用LBX?不管是阻止總統暗殺,還是阻止導彈運輸……這些都不需要用到LBX啊!』
『奧米茄達因太強大了,我別無選擇。』
『就這樣直接撞過去!』
『……是!』
『太胡來了……』
『金……』
『裕也桑……』
……
……
……
……
『金……快、點……』
『阪君……我真的不想……』
『阪君!?』

「哈……哈啊……」
我癱倒在奧丁的機身上,喘著氣。身體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出了許多汗。
『公主殿下!』
白色的機體慌慌張張從奧丁那裡把我抱了過去,走到了對戰場地外,讓我躺在一旁的長椅上,又小心翼翼的拭去我額上的汗珠。
「我、沒事……」
我試圖撐起身來,卻半點力氣都使不出——說真的,毫無預警被抽掉幾乎全部的體力的感覺真的不好。
『不行。』艾利西昂輕輕把我按住,『再這樣弄下去你搞不好真的會休克。』
「有、有那麼嚴重嗎……?」
『當然。』
他一改剛才吵吵鬧鬧的樣子,忽然鄭重起來——說實在這讓我有點不適應,不過這才是他平時的樣子吧。
不知什麼時候,奧丁也走了過來:『我就先回去了。給我顧好主人,艾利西昂。不然——』
『啊啊啊啊啊我知道了啦奧丁前輩你給我回去!』
這次奧丁並沒有回話。
一陣光芒過後,他的武器變成了平常大小,落在我的身旁。
我有些吃力的伸出手,握住了紫色的武器。
『啊,差不多乾了呢。』
隨著機械轉軸摩擦的聲音,艾利西昂走到中間的強化紙箱前,摸了一下之後,就拿下並甩了甩我的衣物。
「你還可以感知濕度?」
『算是吧……』他又走了回來,把我扶起來,讓我靠在椅背上後,遞給我衣物,『不過還是要交給公主殿下確認比較好。畢竟我又不是真正的人類……』
不過公主殿下到底是……?
在我的記憶和剛才的那些「回憶」裡……我不都應該是男生……
「比起這個……」我接過衣服,放在腿上,「那個稱呼是……怎麼回事?」
『稱呼?』
「嗯。」
『啊那個啊……』
『那單純是就是他的興趣而已。』
『小零!』
「伊卡洛斯……」
『啊啊啊公主殿下不可以叫不然就會——』
艾利西昂試圖阻止我,但已經太遲了。
「零式……?」

『要上了弘!限制器解除,武器形態!』
『必殺模式!』
『不是……雷克斯?』
『戈登根本就不會用宙斯。』
『否定,檜山蓮的判斷為誤。』
『建議對NICS總部進行激光射擊。』
『這才是哥哥……真正的想法嗎……?』
『真實小姐,如果您真的是為雷克斯著想的話,請留下來,為這個世界做出貢獻。』
『米澤爾……』
『要去革新者總部取回AX-000的設計圖……』
『製造它需要斯坦菲爾金屬。』
『左腳的傷還沒好嗎……!』
『奧丁……』

『嗚哇小零都是你啦現在公主殿下又昏過去了!』
『是啊所以前輩你要是不快點回去的話阪就會更晚起來。所以快點回去。』
『切……我還想跟公主殿下多相處一會的。』
棕髮男孩攤開的手心上,又多了一隻灰色柄,紺色矛頭的武器。

深藍色的機器人有些無奈的揉了揉伴還未乾的棕髮,視線落在了男孩手臂,以及從披風的縫隙中露出的青紫、繃帶和紗布上。
『還真是個愛逞強的主人……身體也長得這麼瘦弱,阪你在這幾年裡到底都經歷了什麼?』
回答他的只有男孩有些紊亂的呼吸,還有在睡夢中發出的哼哼聲。
「唔呣……」
伴撒嬌似的蹭了蹭伊卡洛斯的摸著自己的機械手,又朝深藍色機體的方向扭了兩下——然後就直接滾下了長椅。
『小心!』
伊卡洛斯·零式在男孩落到地上前,及時接住了他。
『呼……幸好沒——』
——沒事才怪!!!
原本裹住伴的阿碦琉斯的披風在零式的雙臂上散了開來——但熟睡的男孩非但沒有察覺到,還舒心的翻了個身,依舊安然躺著。
伊卡洛斯·零式第一次在對戰以外感受到過熱的感覺。
但這次自己好像非常享受這種感覺,甚至還想直接拆掉身上的散熱系統。
深藍色的機體呆呆的盯了自己的主人十幾秒,才完全反應過來——在他慌張的一手托著伴,另一隻手把前輩的紅色披風蓋在棕髮男孩身上後,才鬆了口氣。
不過他那該死的高像素電子眼還是從布料的縫隙中分明瞧見沒有被遮住的小麥色。
這塊應該是手臂的皮膚吧。零式想。
那麼平常沒有露出來的地方是不是白白的,像以前一樣軟軟的呢?比如說胸膛和腹部,哦對了還有看上去吹彈可破但是揉起來卻很有滿足感的大腿——
不不不不可以啊伊卡洛斯·零式你怎麼可以偷覷主人的肉體!
伊卡洛斯·零式最終選擇甩了甩頭,盡力把那些粉紅色的思想從自己的思考中甩開。

優等不良(9)

久違的更新!!!
@(:◎)≡ 說好的元旦雙更到現在才出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啦我知道錯了對不起。(你這態度不僅毫無用處反而還刷低了人家的好感度x
XDDDDDD










他再次垂下眼,沒有再看身旁的三人。
仙道見無法從這個跟山野阪神似的少年嘴裡問出些什麼,便嘖了一聲,不再理會低下頭的棕髮少年。
“仙道君!”裕也急切的聲音傳來,“有一臺朝你們那裡去了!”
“真是麻煩……夢魘!”
“我也要戰鬥!破壞——”
“鄉田你給我退下!”仙道向前一步,擋在鄉田跟兩名少年面前,“你要是碰到你懷裏跟旁邊的小子的話,會發生什麽都不知道!”
“……好吧。”鄉田收起了手中玩具一般的武器,並帶著仁和伴往後退了一些,“我會保護好他們兩個。”
剛才襲擊過來的角鬥士卻沒有怎麼在意眼前的機甲,反而一直朝著墨綠色頭髮的男子那邊——尤其是伴的方向猛衝,卻一直被夢魘擋住。
————
那臺角鬥士……是怎麽回事?
總覺得……是衝著我來的……
等等。
一開始也是……
棕髮少年左右瞧了瞧,才終於發現了這群襲擊者們的目的。
他但他也只好繼續靠在鄉田身上,尋找“逃脫”的時機。
之前可沒有這麽多啊……
有什麼可以讓它們一齊失去行動能力的辦法嗎……?
“……嗯?”
“怎麼了?”
聽到聲音的伴抬頭,這次卻撞上了一對墨綠色的眸子。
慘了慘了慘了慘了慘了……仙道之後就輪到鄉田了……這次我可能真的瞞不過去——
“還是會痛嗎?”
“誒?”
“果然還是會扯到傷口嗎……”鄉田轉過頭,“喂那邊的!你叫……額、仁是吧!過來搭把手!”
被點名的呆愣著的黑髮少年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請問有什麼事……?”
“我要把你同學弄到我背上去,這樣他總該會舒服一點。”
“是!”
背上……背上啊……我還夠得到嗎?
棕髮少年用摻雜著不安的淺綠眼睛望著離自己漸遠的鄉田腰間的D蛋以及LBX專用的眩暈手雷。
他悄無聲息的將自己搭在男人肩上的手垂下去,晃了兩下。雖然有些勉強,但只要在往下伸一點應該還是可以夠得到的。
……大概沒問題。
那麼接下來就等——
“鄉田!”
“哈啊?”
“還‘哈啊’什麼!後面啊後面!”
“鄉田桑,小心!”
“什——”
————
“還差一點……還差一點……”屏幕前,穿著白色研究衣的男人不停用食指敲打著桌子,“快點抓到那小子……快點把山野阪……得到手啊……”
映在電子熒屏上的,不是別人,正是趴在鄉田背上,正打算把男子壓到地上的棕髮少年。
————
“鄉田,趴下!”
一道紫色的光束朝沒有辦法戰鬥三人的頭頂飛去——
————
“……唔。”
伴有些虛弱的支起身——剛才的驚魂記又讓他耗掉了不少體力。但是他知道,如果現在不離開,把那些橫禍支走的話,肯定會造成更大的傷亡。
他低下頭,看向因為被自己強行壓倒在地上,受到衝擊而暫時失去意識的鄉田半藏,暗暗鬆了口氣。
“——對不住了,鄉田。”
他輕手輕腳的取下男人別在腰間的手雷和D蛋,跨過被阿碦琉斯·契約擊倒的亞馬遜,從尚未散去的煙霧中消失了。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如果喜歡請給個小紅心謝謝√
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在評論區問哦√

優等不良【RESTART】(3)

嗯小(?)番外的第三彈√
然後再加個私設大概就是阪阪的阿基奧丁跟小艾的聲音大概比較接近成年男子XDDD反正就是過了變聲期。
然後零式跟mk2是少年音(啊他們就比較晚出生?啊)
順帶一提其實所有人(?)裡面最成熟的還是最小的mk2。(少年老成???
然後接下來比較像長輩的就是阿基跟奧丁。
零式百分百純情少年√
最鬧騰的非小艾莫屬😂😂😂😂😂
哦對這裡兩隻奧丁有點像兄弟一樣的設定。(就是兄弟








「……」
黑色的天花板。
……我剛才……失去意識了……?
『阪!』
嗯……?這個聲音……
『太好了,阪你終於醒了……』
我將視線往上挪了些,看見了一台陌生的白色機器人。
不。
並不陌生。
我知道他的名字——
「……阿碦、琉斯。」
他好像很開心,抱緊了我。
隔著一層布料也能清楚感受到他冰涼的鎧甲。
布……?
不對啊。
我不是把上衣脫了……
『啊,衣服的話,』他轉過頭去,望著掛在強化紙箱邊緣上的我的衣服,『因為阪你都濕成那個樣子了還全身是傷……我就先把你身上穿的都拿去晾著了……啊哈哈哈……』
我才注意到自己是一絲不掛的——如果不算上那塊蓋在我身上的紅布和纏在傷口處的繃帶的話。
「//////!!」
那那那那也就是說他在我睡著的時候——?!
『嗚哇啊啊啊啊阿碦琉斯前輩你太狡猾了——我也要看!』
其他的聲音……?
『艾利西昂你給我閉嘴//////』
『誒誒小零你也想看的吧?還有奧丁s……』
『『艾利西昂,閉上你的嘴。』』
「還有四個人……?」
『嘛……姑且算是吧……不過其實是五個。』阿碦琉斯抱起裹著他披風的我,走到台前,『只要你叫出他們的名字,他們就會像我一樣出來了。』
我望向那些躺在台子上的武器,吞了口口水。
首先是,那隻紫色的——
「——奧丁。」

『如果是奧丁的話,應該可以吧?』
『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要取回散落在無線網絡中的密碼。』
『秋葉原王國……』
『阪君,我也來幫忙。』
『任務完成了,國王。』
『大家都會死掉!我不想再戰鬥了!』
『這種東西——!』
『我要去救他們。阪君,你呢?』
『阪,你覺得,這個腐壞的世界還有價值嗎?』
『去創造吧,阪。』
『雷克斯——』
『拓也先生,奧丁被阿碦琉斯……』
『奧丁竟然會變成敵人……』

『主人。』沉穩的嗓音直接傳入我的腦中。
「奧丁……!」
『那我就先回去了,』阿碦琉斯把我連著披風一齊交到紫色LBX的手中,『不然阪的身體會撐不住的。』
『嗯。』
「誒?」我把布料裹緊了點,「你要走了?還有撐不住是……」
『你等一下就會知道了。』他摸了摸我的頭,『奧丁,照顧好他。』
「但是你的披風——」
『到時候再還我就好了。那麼,等一下見。』
等身大的機器人消失了,留下的只有一開始看到的,鉛筆般大小的,銀白色的矛。
我愣愣的望著在地上的玩具武器。
奧丁把它撿了起來,交到我的手裡。
『好了。雖然不是很想叫下一個出來……』
『嗚哇奧丁你說什麼?!』
『哥哥說的沒錯,是你太吵了。』
我乾笑了幾聲:「感覺接下來會出來一個很熱情的傢伙啊。」
奧丁搖了搖頭:『是啊……他在你走了之後就變成了這個樣子……真是令人擔心。』
走了之後……?
那我以前就認識他們……?
我甩了甩暈乎乎的頭,叫出了下一台LBX的代號——
「艾利西昂。」



TBC.
感謝閱讀至此的你【筆芯】
有什麼想問的可以在評論區問哦😂

優等不良【RESTART】(2)

結果想了想還是先把ban篇的一部分發上來😂😂😂
後面大概阪阪的LBX會一個接一個出來。
小伴真可愛!!我要給他打CALL————








『……我早就連家都沒有了啊……』
如蚊音一樣大小的,孩子的嗓音,久久在我耳畔迴響。

他還真是個奇怪的傢伙。
我一邊在商店街上走著,一邊回想著最近發生的事。
不過,跟那傢伙第一次相遇……大概已經是兩年前的事情了吧。
他叫白石廣。
他明明只是個小學生,卻天天幻想自己是個英雄。
簡直就是個傻子。
不過這麼想來,打算和他傾訴私事的我……大概也要成傻子了吧。

「阪桑——」
那大概是我剛上小學的時候。
在狠狠朝面前比我高了一個半頭的傢伙出了一拳,並成功打中他的腹部後,我竟聽到身後有人在叫我。
沒有聽過的聲音。
我轉過頭,看見一個比我還要稍矮一點的同齡人向我跑來。
一晃一晃的藍色毛髮,和一閃一閃的金紅色的瞳。
沒有見過的傢伙。
「嗚哇!」
他卻好像因為太興奮,而沒有注意到地上的石頭——
「痛痛痛……嗚噫!?」
不知什麼時候,那群大孩子的其中一人跑到了那個天真的,與我同齡的藍髮男孩身後,並一把揪起了他。
「哼哼……」剛才被我狠揍了一拳的人捂著肚子笑著,「如果你小子敢再出手的話……那小子就……」
拜託。
我根本就不認識他。
更不用說幫他了。
我斜眼看了看那個威脅我的傢伙:「……就怎樣?」
然後在他回答我之前,繞到他身後,踢了他一腳——當然我還沒狠毒到要讓他斷子絕孫的程度,只是踹了一下他的腘窩而已。
「哇啊啊啊啊——」
他跪在地上,哭喪著一張臉,捂著自己的痛處。
「好了,快點把他放下,」接著,我的目光投向另一個大孩子,「不然你的——」
「可、可惡……你小子給我等著——」
他只好放下那個男孩,一溜煙的跑了——連自己的老大也沒管。
剩下的幾個人在我走向那個藍髮男孩時,趁機帶著被我揍了一拳又踹了一腳的人逃走了。
算了,這次就不要管那麼多了。
現在最要緊的是——
「你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誒?」
他猛地擦了擦眼淚,有些不可置信的抬起頭。
「難道……阪桑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哈啊?
「記得?記得什麼?」
他的瞳孔稍稍收縮,過了幾秒之後,他像是放棄什麼一樣低下了頭,他頭上的呆毛也跟著垂了下去。
「是嗎……原來阪桑……」
「先不說這個,你為什麼——」
就在我打算再次提出剛才的疑問時,他抬起頭,打斷了我:「話說回來,你還真厲害欸!竟然只一個人就可以打敗他們!簡直就像英雄一樣!」
閃閃發亮的金紅色瞳仁清清楚楚映在我的視網膜上。
「哦、哦……」
「請務必收我為徒弟!」
這什麼像笨蛋一樣的發言啊?
「……我才不要呢。」我轉過身,背對著他,「我可沒時間陪小孩玩英雄遊戲。快點回家吧,天色不早了。」

……結果,沒想到他竟然會死纏著我不放,而且一纏就是兩年……
滴答。
滴答。
啪嚓啪嚓。
嘩啦啦啦啦——
「下雨了……」
大概是因為太專注在思考事情上了吧,我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早就被雨淋濕了。
「得趕快去躲雨才行……!」
我一邊這麼說著,一邊鑽過鐵鏈,來到了一間店的屋簷下。

「嘶——」
在我拭去手臂上水珠的同時,沾到水的傷口處突然傳來一陣刺痛。
不止手臂,全身的皮外傷幾乎同時叫囂了起來。
「……得趕快消毒包紮才行。」
一瞬間,好像有什麼促使我探出頭,翹首仰望。
我抱著再次被雨淋得渾身刺痛的覺悟,走上階梯,越過鐵索——
「藍、貓……?」
有什麼斷斷續續的東西在腦海裡閃過。

『可以借我看看嗎?』
『當然!』
一個紫髮男人拿起一台小小的機器人,端詳著它。

『阪,其實……你的父親……他還活著。』
身著西裝的人如是對我說道。

「!!」
我猛地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正跌坐在雨中,大口喘著氣。
「那些……到底是……」
我站起身,忽然意識到,自己全身都在顫抖。
是太冷的關係吧。
我這樣安慰自己。
「不管怎樣……先進去看看……吧?」

「打擾……了……」
我無視前面寫著「CLOSE」的牌子,輕輕推開店的大門,將頭探了進去。
一片漆黑。
應該沒人吧。
我這麼想著,脫下白色的無袖背心,盡我所能把它擰乾,然後把它晾在我的右肩上。
「這裡還真奇怪……明明都關門這麼久了竟然沒積什麼灰塵。」
我回憶著平常路過這裡的情景,隨意坐到吧檯前的一張高椅上,並摸了一下木製的桌子。
「咦?旁邊……有門?」

「這是……!」
我走下樓,推開柵欄並四處張望著。
幾個藍色邊框的白色大箱子被支架支撐著,分別在場地的四周立著——還有中間一個稍稍高起的地方也有。
「好厲害……明明這麼小……卻可以做的這麼真實……」
我站上那個稍高的地方,扶住箱子的邊緣,踮起腳來觀察箱子裡面的城堡——甚至還不可置信的戳了戳那些東西。
『來對戰吧!』
一道強有力的,如同陽光般溫暖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
「誰?!」
我轉過頭去,卻沒有看到任何人。
只有一個鋪著白布的玻璃台子。
那麼……聲音是從那裡傳過來的……?
我提高警覺,謹慎的走了過去。
「——武器?」
矛與盾、雙劍、錘子……還有一隻三叉戟……?
可是這個大小……是玩具嗎?
我盯著那些武器出神。
「阿碦、琉斯……」
並將手輕輕覆上銀白色的矛——
「唔……!」

『這箱子裡同時裝著希望與絕望。』
『一定要保護好鉑金膠囊。』
『必殺模式!』
『乘、乘戰鬥機上學——?!』
『贏了我,我就把你父親的所在地告訴你。』
『阪君,來對戰吧!』
『不可以在這裡輸掉!』
『阿爾特美思……絕對要取得優勝!』
『在地獄的業火中被燃燒殆盡吧!』
『要上了,阿碦琉斯!超等離子暴擊!』
『都給我趴下——』
「阿碦琉斯——!」
……
……
……



TBC.

優等不良【RESTART】

優等不良的小(?)番外√
大概就是本篇之前ban跟hiro小學時候的事情。
這個主要寫的是hiro😂😂😂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還會有小伴篇。
為什麼我都寫了看上去那麼多結果還是那麼少。
【拿命刷好感的hiro上線√




restart

ヒロはもう、ヒーローじゃない。

「我的名字是大……啊不、白石廣。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請大家多多指教!」
都已經這麼久了,還是沒有適應這個新名字啊。
少年回到座位上,拉開椅子坐好後推了推稍微下滑的眼鏡,繼續聽著同學的自我介紹。
「阪桑、現在怎麼樣了呢……」

不知為什麼,我從出生開始,就記得自己死前發生的事情。
這些「記憶」,在我上小學之前,對我來說,都只是噩夢而已。
——直到某天晚上我夢見自己手裡拿的不再是雙劍,而是一台像手機的東西和一本小冊子,我不熟練地按著上面的按鍵,被我操控的小機器人就像剛學走路的孩子一樣,走幾步就倒了下去……
『移動已經很熟練了……』一段時間後,我來回按著兩個按鍵,那台藍色塗裝的小東西也開始迅速跑動著,『那麼接下來是……跳躍!』
可惜它在起跳後就從階梯上飛了過去——
『珀爾修斯!』
『嗚哇!』
然後掉在了一名穿著紅色短外套和墨綠色半短褲的棕髮少年面前。
『不好意思……』
我跑到那名撿起珀爾修斯的少年面前,向他道歉道。
『沒事。』他好像並沒有生氣,反而心情很好的樣子,『沒有見過的LBX啊……是稀有貨?』
『我、我也不是很清楚……』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中的小本子,隨即笑了笑:『要我教你嗎?』
「嗶嗶——嗶嗶——」
「!!」
我睜開了雙眼,看了看一旁床頭櫃吵鬧著的電子鐘。
——該起床了啊。
「啊嘞……」
我將視線移回白色的被子上,那裡多了幾個深灰色的點。
我、哭了……?
我呆呆的看著眼前漸漸被染上深色的被單。
原來……在夢裡的「我」……也擁有這麼愉快的回憶嗎……?
那個棕髮的少年……他是誰?
還有那台小小的機器人……是叫……LBX?
不管怎樣……那種溫暖的感覺……
「好懷念……」
「哥——」明日香的聲音忽然傳入耳朵,緊接著,房間的門打開了,「再不起床就要遲——哥你怎麼了!?」
在與明日香對上眼的瞬間,我的頭腦裡又浮現出了斷斷續續的殘像。
「鴨舌帽跟、番茄、汁……?」
「哥哥——!!!」
「啊啊啊是!」
「沒事嗎?」
「沒、沒事啦……讓你擔心了……」
我一邊拭去眼淚,一邊望向一旁的鬧鐘。
「要遲到了——!」

自那以後,那些我所夢見的東西漸漸成為了我真實的回憶。
我「曾經」叫大空弘,「曾經」非常喜歡塞希曼,「曾經」拯救過世界……
啊不,現在也很喜歡塞希曼呢。

「阪桑最近過得怎麼樣?」
「怎麼樣……」坐在我身旁的棕髮男孩停下搓揉著大塊淤青的手,眨了眨望向我的淺綠色眼睛,「就跟平常一樣啊……話說你怎麼還來?真是個奇怪的傢伙。」
「那當然啦!英雄可不會拋下——」
「英雄可是連一群小學生都打不過啊?」
「唔……」
「還有,」他再次把注意力轉移到自己的那些青紫上,「你到底是怎麼在我告訴你之前知道我的名字的?」
「額……這個……英雄——」
「這跟英雄沒有關係吧。」

他是阪桑,現在叫做星野伴,也是十歲。
跟我一樣,阪桑在2052年的時候因為「那場戰爭」而失去了生命。
但是他好像沒有任何關於前世的記憶——這對他來說也不算是一件壞事吧。
畢竟阪桑是被迫跟金桑決鬥,最後慘死在自己最愛的人的手裡……
有的時候,還是不要想起這些事比較好。
現在只要,留在阪桑身邊,好好守護他就好了。
就像阪桑過去保護著我一樣。

「算了。不管怎樣,你也快點回去吧,」阪桑這麼說著,站了起來,「天色不早了,你的家人會擔心吧。」
「回家……那阪桑呢?」
「我?」他轉過頭,淺綠色的瞳裡不知為什麼,竟有一股淡淡的悲哀。
「阪桑的爸爸媽媽也會擔心的吧?」
「……我早就連家都沒有了啊……」
「誒?」
「……沒有。什麼都沒有。」他向前走去,抬起右臂並揮了揮,「我還有事,你先回家吧。」
「是……」
稍微有些寂寞的背影緩緩離去。

『……我早就連家都沒有了啊……』
如蚊音一樣大小的,孩子的嗓音,久久在我耳畔迴響。

優等不良【設定】

解釋可能還有點繞😂😂😂不懂的歡迎在下面提問√
(你倒是快點更正文啦






設定
我朋友看了看我寫的文後說了一句你的設定在哪。
才突然發現寫了這麽多我都沒放設定。

整個設定大概就是米澤爾事件半年後一群喪心病狂的科學家跟社會高層想讓那群小孩兒們自相殘殺的故事。
然後把山野博士拉下水發明了個很神奇的東西。
就是可以把LBX變成等身大小的黑科技。
不過只有LBX的主人(或用過那臺LBX的人)才可以用那臺LBX的武器,否則身體會有排斥现象。
順帶一提,如果LBX的主人體力消耗過度,也會產生副作用。
很繞是吧?給你舉個栗子。大概就是阪阪平常用自己的阿碦琉斯奧丁艾利西昂伊卡洛斯零式奧丁馬克兔都不會有事但是萬一一次用太多只或用太久體力會透支。然後如果金桑如果在被打到以外的情況下比如主動伸手抓除了零式以外的武器的話就會產生排斥現象,可能是吐血啊或者別的症狀。但是金桑也算用過零式(雖然武器還是特立頓的),所以拿到零式的武器時排斥現象會減緩甚至跟阪阪一樣沒有。
嗯大概就是這樣。
(((我怎麽覺得更繞了???
啊反正就是人機綁定了。
然而這場自相殘殺還沒結束就被強行制止了。
第一個因為這群孩子雖然知道太多但他們畢竟還是孩子(???)也挺可憐政府也不能就這樣放著不管。
第二個是其實除了孩子們幾乎所有人民都參與其中。街上的不止拿著LBX武器的小孩兒,還有人變成的等身大LBX。
對你沒有看錯。
人變成的。
那些LBX會襲擊人類,而高層們就和那些沒有變成LBX的人說只要殺了那群孩子那些等身大小機器人就會變回原樣。

FIRST BLOOD就是阪阪啦……因為不想與摯(lian)友(ren)打架就一直防守最後在被逼到絕境的時候直接一把抓過金桑的錘子然後往自己身上敲……
接著就是金桑。他對自己殺了愛人(其實阪阪算自殺吧??)的事感到內疚,並且不想被後面的追兵打所以也選擇自我了斷。
弘弘無疑是被裕也殺掉的。
以及裕也在自相殘殺結束後精神失常了好一陣子。
雖然LBX很厲害在武力值上完全比不過蘭的飛鳥也因為不想戰鬥而被密涅瓦的武器直擊心臟……
大概就是這樣吧。
轉世之後的在下面。

星野伴
14歲。
跟前世性格基本上是完全相反,從原本的乖寶寶變成了叛逆小孩,眼睛顏色也由棕色變成淺綠色,左胸和背部都有胎記(其實是前世被錘子打的致命一擊留下的傷口)。
從小在孤兒院生活,四歲左右被養父母收養。
恢復前世記憶是在十歲誤闖藍貓咖啡的時候,誤打誤撞到了藍貓地下之後看到並鬼使神差地摸了阿碦琉斯的武器,因為回憶的信息量太大而昏了過去,醒來就發現自己身上蓋著阿碦琉斯的披風,並且被變成跟成人等身大阿碦琉斯抱著。
然後在離開藍貓的時候順便把自己以前用過的機體武器都順走了。
在恢復前世記憶後發現那些等身大的機器人時不時出現,開始調查之後還打算把所有事情都扛下來……

黑川仁
14歲。
一如既往的優等生。不過這次他爸媽沒死然後也沒有被有錢的爺爺收養不過其實他爸媽本來就很有錢就是了。
髮色變成全黑。所以不要再嘲笑他的殺馬特髮型了好不好!
沒有前世記憶,但是在碰到小伴的右手時會看到對方的回憶或者在想的事情。(小伴限定!!)
在恢復前世記憶後對自己過去所做的事十分愧疚,所以不管怎樣都護著伴不讓他做各種事情。

白石廣
14歲。
跟白石明日香是兄妹(雖然不是親生的)。
一出生就有前世記憶(這就是傳說中的主角光環?)。
跟前世不一樣的地方就是眼睛變成了開了overload之後的金色,平日會帶上眼鏡來做一個小小偽裝。(俗稱裝帥)
跟伴的第一次相遇依舊是在秋生公園。廣大概七八歲的時候自己一人跑到公園裏去,看到了那裏單獨跟一幫五六年級小孩打架的小伴。
雖然想都沒想就衝上去幫忙了卻是第一個被打的。
以及從此以後就跟著伴一起在公園裏打架。
從還未恢復前世記憶的伴口中得知了一些小伴家裏的事。
然後他其實是個妹管嚴。

白石明日香
14歲。
白石廣的妹妹。
雖然不是親生兄妹兩人感情卻比親生的兄弟姐妹要好。
依舊是番茄汁愛好者。
被廣寵得有點小任性,不管發生什麽第一件事就是跑去找哥哥。
不過外表可愛看似天真無邪然後天天黏著哥哥的她好像隱瞞著什麼……?

隨手涂的阪阪√不過下半身真不會畫就是了😂😂😂

優等不良(8)

開學啦~~~~
這次好像就在划水😂😂什麼都沒幹的感覺😂😂😂
可能這次有點虐吧。
雖然後面沒有什麼金阪元素看在前半部分的份上依舊打個金阪tag√(你就算沒有金阪也會打金阪tag啦
嗯。
好啦那麽就祝食用愉快√






“?!劉備!”
仁詫異地望著眼前三國塗裝的機體。
“喂那邊的黑髮小子!快點帶著傷員過來!”一個墨綠色頭髮的高大男人向仁揮著手,“被波及到就不好了!快點過來!”
“鄉田你真是吵死了……”一旁圍著圍巾的紫髮男人說道,順便抽出了一張塔羅牌,“不過,事情好像會變得有趣起來呢……”
仁還沒從驚訝中回過神來,伴就先做出了反應。棕髮少年先是費力地撐起身,接著用盡全力狠狠拉了依舊呆在那裏的黑髮少年的袖子一把:“你還傻愣在那裏幹嘛!唔……”
不知道還說是幸運還是不幸,仁因為伴的這一扯躲過了剛才劉備躲開的勇士的一擊,但是整個人也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不好意思……”仁終於回過神來,把伴的左臂繞過自己的脖子後部再放到肩上,右手護住伴的腰,“星野同學,可能會有點痛……稍微忍一下。還走得動嗎?”
“真是的……”伴幾乎整個人倚著仁,喘著氣,“我現在也不得不走吧?幸好身上沒有骨折……唔痛……”
“你們兩個都沒事吧?”
看到兩人到了安全的地方,鄉田半藏率先跑了過去,扶住了傷重的那個。
“麻煩你們了……”
在仁把伴交到鄉田那裏時,伴立刻裝作虛弱的樣子倒在了鄉田懷裏。
畢竟他可不想被懷疑。
再說鄉田絕對會接住他的。
“喂!你沒事吧?”
“唔……還、好……”
“哦……”而一旁的仙道則是挑了挑眉,用著挑釁的語氣問道:“你小子剛剛不是還很精神嗎?怎麼突然就軟下來了?”
棕髮少年暗自瞇了瞇淺綠色的瞳,快速思考著要如何對付這個各種意義上有點難纏的對手。
不過在伴打算開口時,鄉田先發話了。
“喂仙道你個混蛋!沒看到他都受了這麽重的傷嗎!”他一邊托住伴,讓少年以一個更舒服的姿勢靠在自己身上,一邊吼道,“他累了是正常的吧!”
這兩個人……
伴依舊裝出疲憊的樣子,嘴角卻勾起了一個淺淺的弧度。
完全沒有變呢。
好了……
體力也開始恢復了……
雖然有點對不起他們,不過……是時候跑了。
鄉田先不說,重點是要怎麽從仙道的監視(?)下脫身啊……
如果讓阿碦琉斯他們來的話……不行不行!絕對會被認出來的……
伴垂下眼,儘量避開那三個人的目光。
“喂,小子。”
“?!嘶……”
被仙道忽然彎下腰與自己正視的舉動嚇到,伴狠狠顫了一下,卻再次動到身上的傷口。
“你小子絕對在隱瞞什麼吧。”紫髮男人瞇了瞇眼,用著帶了些威嚇性的語氣問道。
不。
不是問。
這是一句肯定句。
該說不愧是仙道大樹嗎?敏銳的洞察力一點也沒變。
棕髮少年咬了咬牙,微微抬起頭,對上了仙道的紫色雙瞳。
“我……”我就是阪啊。
十幾年前跟你們相遇,共同戰鬥,最後又因為過於懦弱而選擇自我了斷的山野阪啊。
然而這些話到了嘴邊,卻被狠狠嚥了下去。
不可以講啊……
不可以再把他們牽扯進來了……
沒錯……
只要我一個人就夠了……
只要我一個人來擔就可以了……
不管這個過程多麼痛苦都沒關係。
痛苦的只需要我一個就夠了。
不管是金,還是弘,還有飛鳥……
全部由我一個人來擔就可以了。
不可以破壞他們的幸福啊……
好不容易轉生、好不容易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不可以就因為這樣把這些都毀掉啊。
伴深深吸了口氣:“……我真的什麽都不知道……只是突然就被那個機器人襲擊了……然後……”
他再次垂下眼,沒有再看身旁的三人。

怎麼還是那麽少啦!!!
感謝各位的小紅心√
有什麽想說的可以留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