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银鱼

打完主線就該求婚了。

小久生日賀
轟出加一點(?)勝出
ed的梗√
話說轟總你不要這麽搶戲份啊
繁體字注意
以及應該有一點ooc√

OK的話請往下滑√













就要結束了。
勇者望著面前巨大的龍想到。
他用雙手緊緊握住從他旅行開始就一直陪伴著他的那把劍,做好攻擊的準備。
就在他準備揮出劍的時候巨龍卻忽然大吼一聲,向他撲去。
“綠谷!”
一堵高高的冰牆在有著墨綠色捲髮的少年面前豎起,本來就要衝到勇者面前的龐然大物來不及停下,狠狠撞上厚厚的冰藍色防護罩。
緊接著,一絲鮮艷的紅從冰層底部冒了出來,一瞬間就猛烈地燃燒起來,在融化大片冰的同時也直直向巨龍逼去——

燒了整整七八分鍾的火焰終於找不到可以攀附的物質,消停了下來。
巨龍也幾乎變成了焦炭,重重倒了下去。
“……轟、轟君好厲害……”
在眾人不知道沉默了多久之後,本來應該和惡龍進行一番激烈的戰鬥之後再打敗這個最終boss的勇者才震驚地小聲說出了這句話。
剛才完全搶走勇者戲份的白馬早就走失的王子無辜地眨了眨眼:“不好意思,剛剛下手太重了。綠谷你沒有被燒到吧?”
勇者綠谷把劍收了起來,對著王子笑了笑:“沒事啦……轟君火焰控制得很好哦!完全沒有燒到人!”
長著半紅半白頭髮的異瞳少年在心中默唸了不知道幾千幾百遍天使之後也回了一個帥氣的淺淺的笑:“綠谷你也很棒呢。”
“你們兩個好了沒啊!一直在那邊卿卿我我卿卿我我的!”
一旁一直看著二人不停互夸的原小boss爆豪勝己實在忍不下去,手心裏不停冒出火星還有一些噼噼啪啪的爆炸聲。
“小、小勝……?”
“還有廢久!如果是我來的話絕對會做得比那個陰陽臉好!聽到沒有!”
“額、嗯……不管是小勝還是轟君都很強哦!”
“廢久你個混蛋不准在我面前提那個一半一半的傢伙!”
“綠谷,”王子忽然擋在了勇者和原小boss面前,“不要管那個只會爆炸其他什麼都不會的生物,我有話要跟你講。”
這句話引起了爆豪的不滿:“蛤?!你有種給我再說一邊!”
“哦對不起,”轟牽起了綠谷的手,回望爆豪,“你還會發脾氣跟吼叫。”
接著,白馬走丟了王子忽然單膝跪下:“綠谷,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講。”
眾人震驚,等等等等等這個單膝跪!!!難道……!終於要來了嗎?!
“生日快樂。”
?!?!?!
眾人更加震驚。
你跪下就只是要祝他生日快樂???
轟又在口袋裏摸索了一會兒,掏出了一個小盒子。
“轟、轟君……謝謝你……?”
綠谷好不容易從王子的跪下式祝賀中緩過來,又看見面前的人把手上的小盒子打開。
裏面是一枚鑽戒。
是一枚鑽戒。
一枚鑽戒。
鑽戒。
戒。
“誒……誒?這個是戒……”
“綠谷,”轟焦凍依舊單膝跪地,望向綠髮少年的臉多了一絲欣喜和緊張,“你願意嫁給我嗎?”
“你個對半分混蛋!”被切島制住的爆豪不停掙扎,“廢久你也別給我答應!”
“小久你好幸福哦!那可是王子欸!”麗日則是揮舞著自己的魔法棒,努力控制自己不使出魔法。
“綠谷君!不要辜負轟同學的一片心意啊!”飯田在一邊揮著手——那是他平常的招牌動作。
“……綠谷?”
見面前的求婚對象完全沒有反應,轟就呼喚了一下那人的名字。
“小久?!”
然而面前的勇者早已石化。

FIN.

優等不良(6)

好久沒來了但是我依舊沒寫多少【被打
hiro跟asuka登場啦√
以及hiro你都有這麽可愛的妹妹了看什麽賽西曼【被打
當然是因為人家還想跟裕也一起組團嘛√

SO......

準備好了嗎?

那麽就請往下滑↓↓↓







校外。
“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好像是某一個班級的玻璃忽然裂開了……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麽造成的。”
“真恐怖……他們全班人都沒事吧?”
“好像有一個受了傷,不過其他人都沒事。”
那個孩子……他沒事吧……
“老師。”
山野淳一郎回過頭。
“黑川同學,怎麽了嗎?”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孩子也是……
長得還真像。
“老師,星野同學他……怎麼還沒出來?”

“哦……”伴轉過身,與阿碦琉斯背對背,“這個歡迎隊伍還真是壯觀啊……”
「阪。」阿碦琉斯回過頭,「你的傷口……」
“那個等一下再管。”阪抽出了艾利西昂的武器,“艾利西昂,拜托你了。”
這次卻沒有出現等身大的機器人,取而代之的,是等身大小的武器。
“總之,先把這個包圍圈突破吧。”阪擺出戰鬥的姿勢,“不然我們就只有被從二樓推下去的份了。”
「「是!」」

男人四處看了看,才發現哪裏都沒有伴的身影。
“那孩子……該不會還在裏面……!”
就在這時,一名橘髮少女衝了過來。
“那個……不好意思……”她喘了口氣,斷斷續續地說道,“我的哥哥……好像也在學校裏面……”
“?!”
她繼續說了下去:“我是二年一班的白石明日香(asuka)……我哥哥叫廣(hiro)……”
“白石廣……好像是隔壁班的……”
仁想了想:“是那個每天都會擺中二姿勢喊著‘賽西曼’的藍髮男生嗎?”
“額……”明日香有點害羞地低下了頭,用食指捲起了自己的長髮,“確實是的……”

“真是沒完沒了……”伴揮動著艾利西昂的矛,打退了一台勇士,“再這樣下去會先把體力耗光的……”
「敵人的數量太多了……」阿碦琉斯也踢開了一架角鬥士,「而且阪你的傷……再這樣拖下去的話……」
“都說了先別管這個!現在要專注在……唔!”
棕髮少年的背上狠狠挨了一記。
「阪!」白色騎士在伴倒下前扶住了他,並將他攬進懷裏,「不要再硬撐了……」
“……我沒事……就這種程度的傷……”
伴試圖離開阿碦琉斯的臂彎,卻因為傷口的疼痛幾乎動彈不得。
「都叫你不要逞強了你就安分點吧公主殿下。」艾利西昂的聲音直接傳入伴的腦中,「我們都不想再一次看到跟十幾年前一樣的場景了。」
“艾利西昂……都說了那個稱呼——”
「主人好好休息就好了哦,」阿碦琉斯輕輕扯下伴只剩下前半部分的上衣,幫少年做簡單的處理,「畢竟保護公主大人的安全,是我們騎士唯一的任務啊。如果連這種事情都做不好……還有什麽臉自稱騎士!」
「欸那個只有腳跟有破綻的前輩怎麽可以只有你耍帥啦!」
“阿碦琉斯連你也——嘶……”
身上早已出現幾次擦傷的白色騎士輕輕將自己的披風蓋在少年的背上,並把少年護在懷中,舉起銀白色的長矛:「那麽……就趕快離開這裏吧,公主殿下。」
被騎士護住的棕髮少年咬了咬牙:“艾利西昂,你現在可以參戰吧。”
「可以是可以……等等阪你不會……」
“那就好。艾利西昂,也拜托你了……”
伴輕輕地用著那隻玩具一般的武器敲了一下地面,一陣白光過後,教室裏又出現了一台白色機體。
“這樣的話要突破也會比較容……唔咳……”
啪沙、嘀嗒。
「「阪!!」」
“可惡……已經開始咳血、了嗎……”伴虛弱地用手背抹掉嘴角的紅色液體,“體力也消耗得比往常快……”
「給我讓開!」艾利西昂狠狠踹開一架擋路的機體,轉頭,「阿碦琉斯前輩,趕快把阪帶到安全的地方去!再這樣下去,他會因體力透支而死……」
「我知道了!」羅馬英雄焦急的看了看懷中已經處於半昏迷狀態的棕髮少年,「完全在靠意志力死撐……他這果然是在玩命吧……」接著他抬起頭,「艾利西昂,小心背後!」
「誒?」艾利西昂猛地回過頭去,撞見一台打算襲擊自己的勇士,打算做出防禦的動作,可惜太晚了……
「將勇氣注入炙熱的雙拳,來吧,熱血大爆發!」
勇士的武器在碰到艾利西昂的前一刻停了下來,並滑出了要襲擊艾利西昂的機體的手,掉了下去。
「艾利西昂你沒事嗎!」
「嗯……」
「艾利西昂——」勇士背後忽然竄出了一台藍色塗裝並在肩上夾了兩個大夾子的LBX,「好久不見!」
「額、珀爾修斯?」
啊天哪原來這小子已經被主人傳染了嗎。
「你就是珀爾修斯?」阿碦琉斯抱起伴,快步走向剛才幫助他們的機體,「你的主人……額、大空弘?他在哪?」
“阪桑!”一名藍髮少年衝了進來,看到幾乎快要失去意識的棕髮少年後,立刻跑到了阿碦琉斯面前,“阪桑……阪桑他沒事吧?”
“弘……?”棕髮少年吃力地睜開雙眼,“你……”
“阪桑,快點把他們兩個收回來!”白石廣——也就是被稱為“弘”的藍髮少年焦急地說著,並示意阿碦琉斯把阪放下來,再小心翼翼地把伴揹起,“不然你會……”
“嗯……”伴喘了口氣,“阿碦琉斯……艾利、西昂……先休息一下吧……”
「要休息的是你啊,阪。」
「公主大人也要好好休息哦。」
兩位騎士變回了各自的武器的正常大小——二十公分左右的長度。
“珀爾修斯!”弘往門口的地方退去,“現在先撤退!雖然他們遲早會追來……但是要先爭取一點時間!”
「我知道了!」
珀爾修斯打退了一些擋路的機體後,跟著廣跑出了教室。

“博士!”
山野淳一郎朝聲源望去:“小和君……?你們怎麽都來了?”
青島和也抓了抓頭髮:“聽說這裏發生了一點事情……然後八神先生就把我們召集過來了。”
“所以……”在和也一旁的川村亞美擔心地問道,“現在的狀況……”
這位LBX的發明者轉過了頭,再回過頭來,嘆了口氣:“目前已知的是有兩名學生被困在裏面……可能還有其他學生……”
“那兩個孩子的名字是……?”
“啊,他們……”
“其中有一個是我的同學星野伴,還有一個是隔壁班的白石……”
“還有一個是白石廣!他是我的哥哥……請你們救救他!”
還沒等男人把話說完,仁和明日香就搶答了。
“……就是這樣。”
“我知道了。”一直在一旁不語的灰原裕也走到兩人面前,“話說回來,你們是……”
“我是二年二班的黑川仁。”
“我、我是二年一班的白石明日香……”少女臉上的擔心更加明顯,“請一定要把我哥哥……”
“我知道了。”裕也摸了摸橘髮少女的頭,“那我們就……”
“嘭!!”
“?!”
“哇啊啊啊啊啊啊——”
“哥哥?!”
眾人朝爆炸的地方看去,發現了一名死死抓著教學樓外牆壁凸出來的地方的藍髮少年——以及他另一手拉著的,已經失去意識的星野伴。
“阿碦琉斯·契約!”青島和也立刻拿出黑色機體的武器,“把他們兩個救回來!”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一道紫光閃過,再回到這裏的時候,阿碦琉斯·契約的肩上已經多了兩個人。
“哥哥!”
明日香飛奔過去,上下打量著廣。
“明日香……你看,哥哥平安無事地回來了哦!”
“什麼平安無事!”明日香一把抓過藍髮少年的右手,並啜泣著,“都傷成這樣了……嗚……”
“真真真真的啦!”廣見狀,馬上安慰道,“一點都不痛的!”
“真的?”
“真的哦,”廣伸出另一只手,輕輕揉著妹妹的頭,“我現在不就好好站在這裏嗎?所以不要哭了,臉哭花了就不可愛了啊。”
“嗚……嗯。”

不行了我這樣遲早要被笑死23333

優等不良(5)

我又來了。
阪阪身上的傷我看著都覺得痛。
然而這一次沒有仁的戲份。
以後還可能會有LBX x 阪阪系列。
還有為嘛我在便籤上看著好多發上來就這麽少啊?
算了不管了。
雖然沒有金阪我還是打個金阪tag吧。

READY?



GO!





“嘭!”
幾乎是在伴話音落下的那一瞬間,教室裏的窗戶全都被炸碎了開來。

“唔……”
山野淳一郎做夢也不會想到,一陣爆炸之後,他會發現自己已經死去的兒子竟然趴在自己的身上。
這差點讓他以為自己已經死了。
啊呸。
那是自己跟兒子長得神似的學生。
“星野同學?”
“嗯……”
伏在老師身上的伴緩緩睜開了眼,在意識到自己已經趴在他身上之後,立刻支起了身,卻又忽然軟倒在他的懷裏。
“星野同學?!”
“我沒事……”伴深吸了一口氣,咬了咬牙,一手將自己的身體撐起,一手抓住講臺的邊緣,搖搖晃晃地站起。
其他人也陸陸續續從地上爬了起來。
“星野同學……你的背……”
當一個女生指著伴的背部用著顫抖的聲音說著這句話的時候,全班同學都把視線投向了站在講臺上的棕髮少年。
“好可怕……”
另一位女同學捂住了眼睛。
伴背上的布料因為剛才的爆炸已經毀掉了大半,裸露出的皮膚也被那些飛濺到講臺附近的玻璃碎片割傷,卻隱隱約約還能看見隱藏在那些傷痕後的比皮膚顏色稍深一點的色塊……
但是星野伴卻好像完全沒有感覺到疼痛。
難道……這孩子是為了保護我……
就在山野淳一郎打算讓伴趕快到醫務室去包紮的時候,少年卻轉了過去,面向那些被炸碎的窗戶。
“山野老師。”
他的聲音並沒有像平常那樣慵懶。
“怎麽了?”
“請立刻……帶其他人離開。”
“那你……”
“不要廢話了快點!”伴回過頭,雖然逆光,卻也能看見他猛地收縮的淺綠色的瞳孔,他的音量忽然增大了許多,“也趕快通知其他班的同學,儘快撤離學校!”
就好像在畏懼著什麽,但是又不得不去面對一樣。
“……我知道了。”

星野伴望著前世父親離開教室的背影,松了一口氣。
“那麽……我也有要做的事情呢,”他在口袋裏稍微摸索了一下,拿出了一隻和鉛筆差不多大小的矛,“今天就拜托你了……”
“阿克琉斯!”

優等不良(4)

好累哦。
我不想說話了。
總之這是金阪。
金阪金阪金阪。


READY?





GO!

接下來的幾天,都很和平。
……除了天天連跑去天台躺一躺翹翹課都會被那個優等生阻止以外。
這簡直就是一點自由都不給我的節奏嘛!
星野伴一邊鼓著嘴一邊怨念地死盯著坐在自己前面的黑川仁的後背。
“……怎麽了?”
好像是感覺到了背後的怨氣,仁回過了頭,正視著半睜著眼、趴在課桌上的伴。
“沒什麽。”
這麽說著,伴立刻別過了頭,避開了前桌黑髮少年的目光。

……原來,你已經變得這麽耀眼了啊。
耀眼到,我已經不敢直視你那灼熱的視線。
那麽……我也已經不配站在你的身邊了吧。
你也沒有必要……施捨於我、憐憫這樣骯髒的我。
把我丟在那裏……就好了。
因為啊……我已經不值得了……
已經……不值得你愛了……
甚至……也不值得你關心了吧……

“……野……星野同學。”
“啊。”
星野伴抬起了頭,茫然地望著講臺上一臉嚴肅的山野老師。
慘了。
剛剛爸在講啥我啥都沒聽啊。
縱使腦裏幾乎一片空白,伴還是乖乖站了起來。
“你上來解這一道题。”
又來啊?!
爸爸你這星期我每次上課你就每次這樣整我我前世跟你結下了什麼仇嗎應該是你欠我才對啊!
伴嘆了口氣,慢慢向講臺走去。
忽然——
“?!”
這股氣息!
前一秒還懶懶散散的棕髮少年倏地睜大了雙眼,猛地向講臺衝去。
“都給我趴下!”

優等不良(3)

耶我又來了。
哇我這次寫的有點多。(what?)(沒有好吧)
小伴哭了小伴不要哭到我懷裏來我去打仁桑(x)
仁桑表示他對前世一無所知。
不要看小伴平常那張poker face其實他很可愛的跟阪阪一樣可愛。
這是金阪。
這是金阪。
這是金阪。

レディー?





ゴー!!

……於是我們的阪桑哦不小伴就這樣邊裝睡邊心驚膽跳地度過了一整天。
好不容易熬(shui)到放學後……
教室裏的嘈雜聲漸漸減少,逐漸安靜下來,正當伴認為人都已經走光,打算起身離開的時候……
“嗚哇啊!!”
一抬頭一睜眼就看到了黑川仁的臉。
“終於睡醒了嗎。”
“為、為什麼你會在這裏啊!”
“等你啊。”
“蛤?!”你等我幹嘛?
“……等你帶我參觀學校。”……不過實際上只是不想跟那群花痴在一起而已。
“那麽多女生嚷嚷著要帶你參觀學校呢你幹嘛……喂!”
仁一把抓起伴,硬是把他拽了起來。
“說了帶我去……唔?!”
黑發少年的紅瞳猛地收縮,然後猛地閉上了眼睛。
伴見狀,立刻慌忙地抽開了自己被仁握著的手。
過了幾秒後,仁才緩了過來。
“……沒事吧?”
少年睜開雙眼,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伴。
這是他今天第一次看到的,有表情的伴。
擔憂、恐懼、小心翼翼……還有……悲傷?
“……沒事。”
“那就好。”伴松了一口氣,又變回了平常那張撲克臉,隨後拿起書包,“快走吧,你不是要去參觀嗎?”

“……這裏就是天台了。”
“蠻大的啊……”
“……我敢打賭它絕對沒有你們家儲物間大。”伴白了仁一眼。
“雖然我很想否認,但是這是事實。”
“不過是不會有人來這裏的。”
“誒?”
“這是我的地盤。”伴這麽說著,走到天台中間,躺了下來,“雖然是這麽說……其實它平常都是拿來逃課用的。”
“話說回來……”仁走到伴的身旁,坐了下來,“你今天都沒有逃課呢,一直都在睡覺。聽同學們說你在山野老师上課的時候就一定會消失……那是真的嗎?”
“是啊,不過……今天忽然想聽課了。”伴起身,抬起頭望著橙紅色的天空,“其實爸……山野……老师講的課還是不錯的。”
仁轉過頭看著棕髮少年,正好撞見他淺綠色的瞳裏充斥著小小的憂傷。
“確實……”
“好了,快走吧,我不太喜歡有除我以外的人待在這裏。”
伴這麽說著,站了起來,走到了樓梯間。

又過了一段時間……
“……大概就是這樣了。你還有什麽想問的嗎?”
仁沉默了一會兒,搖了搖頭。
“那我也差不多要回去了,你也快走吧,那輛豪車都在校門口等了好久了。”
說罷,伴徑直向校門走去。
“我知道了,謝謝你今天帶我參觀。明天見。”
“……明天見。”

“少爺,請問發生什麽事了?”坐進車裏之後,管家問道,“天都已經黑了您才過來……這樣您的父母會擔心的。”
“今天放學後去參觀校園了。”仁繫上安全帶,“明天不會這樣了。”
又跟管家聊了幾句後,仁陷入了沉思。
那時候……到底是什麽回事……
拿著武器追趕的群眾、滿身的鮮血、漆黑的小巷,還有……等身大小的玩具武器?
星野伴……他到底經歷過什麼……

公園裏。
“還真的是你……”伴坐在長椅上,望著漆黑的夜空,喃喃自語著,“什麽嘛……我不是都已經說了嗎……在我們的墳墓前……‘不要再來找我了’那句話……你到底有沒有聽啊……”
大滴的淚珠,不可抑制地從眼角滾落。
“……金……”

優等不良(2)

上一篇的續。
然而這章啥都沒講。(廢話一堆)
好的金桑叫仁阪阪叫伴。
金阪金阪金阪。
結局都還沒想好我就來發也是醉了。
READY?

GO!!


美空二中。
“吶,你們聽說了嗎?”
“什麽什麽?”
“就是轉學生啊!”
“誒?有轉學生?”
在教室的角落裏,一名趴在課桌上的棕髮少年緩緩抬起了頭,瞇了瞇淺綠色的眼眸。
“轉學生嗎……”
好像會變得很有趣呢……

“好了!”班主任走了進來,拍了拍手,“都安靜下來,今天有一位新同學來到這個班級,大家要好好跟他相處哦!”
老师剛說完這句話,講臺下面就引起了一片小小的騷動。
“誒?!他……難道不是美女嗎?!可惡!”
“會不會是帥哥啊?”
“如果是的話,我一定要帶他參觀校園!”
就在大家討論的時候,教室的們被拉開了。
教室裏頓時鴉雀無聲。
在角落的棕髮少年也慵懶地睜開眼睛,抬起頭,望向拉開門的人。
……金?!
……不對,不可能是他……
看著門口和海道金有著九分相似的人,棕髮少年默默地倒抽了一口涼氣。
……畢竟劉海不是白的……
正當他打算閉上眼,繼續睡覺時,黑髮少年已經站在他的面前:“你是……星野同學吧。”
“……怎麽了嗎?”
教室裏瞬間又沸騰了起來。
“不會吧……黑川同學……竟然會和那家夥打交道?”
“真是人不可貌相欸……”
“我的仁大人!我等一下一定要把他救回來!”
“……”

然而仁並沒有理會其他人,只是向棕髮少年伸出了右手。
“我叫黑川仁。你的名字是……?”
“星野伴。”棕髮少年打了個哈欠,趴會課桌上,“……握手什麽的還是免了吧。”
……畢竟如果被碰到的話,会發生什麽事情都不知道啊……
少年在心裏補了一句。
“是嗎……我從今天開始就會坐在你前面了,請多指教。”
“哦。”伴這麽回應著,又開始閉目養神。
……等等。
他要坐我前面?!

優等不良。


神奇的梗。
阪阪明顯ooc。
轉世有。
然而金桑沒有前世記憶。
可能。有續。可能。
這是金阪這是金阪這是金阪。

READY?




GO!

陰暗的小巷裏。
一名渾身是傷的棕髮少年癱坐在牆角,抬眼看向面前拿著武器的黑髮少年。
“……特立頓。”
黑髮少年向棕髮少年走去,舉起了只屬於自己的那把錘子。
但在走到奄奄一息的少年的面前時,還是顫抖著放下了自己的武器,跪了下來。
“……我做不到……”
“……金……”
被稱作“金”的黑髮少年伸出手來,輕輕撫摸著棕髮少年的臉頰:“阪君……我…真的不想……”
“……但是……”他好像還想說些什麽,下一刻卻忽然劇烈的咳了起來,鮮紅的液體滴在了地面上。
又過了十幾秒,從巷子外面傳來了朦朦朧朧的喊聲。
“是山野阪和海道金!他們在這條巷子裏!”
“快點把他們殺了我們的惡夢就能結束了!”
腳步聲越來越近。
“……金……快、點……”
海道金只好拿起那把沾滿鮮血的錘子,再次舉了起來——
卻遲遲沒有下手。
越來越近。
正當他打算第二次放下武器時,一隻冰涼的手附上了他的武器。
然後他又聽到了一陣咳嗽聲,還有大量液體落在地上的聲音。
“阪君?!”海道金不可置信地看向山野阪,“你不可以……”
但還是遲了——
阪虛弱地笑了笑,然後用盡全身的力氣,將武器向自己的心臟刺去……
附在錘柄上的手滑了下來,金眼前的少年也失去了眼裏僅剩的一點光彩。
“阪君……不要……”金的瞳孔猛地收縮,手裏握著的武器也掉到了地上。
他慌慌張張地抱住了還殘留著餘溫的屍體,想要将自己的的溫度分給再也不會醒來的戀人。
腳步聲更近了。
過了幾秒,少年又好像是認清了現實,不捨的吻了吻懷裏人的唇,放開了他。
接著,他赤紅的雙眼望向了棕髮少年右手旁的矛,然後不假思索地拿起了它——
“唔咳!!”
五臟六腑,都在顫抖著,都在拒絕著這把只屬於山野阪的武器。
但海道金已經管不了那麽多,他忍著劇痛,將矛對準自己的心臟——

“找到了!”
又過了幾秒,那群人追到了小巷的盡頭,看到的卻是像是睡著了,卻再也睜不開眼的少年們。
——————————————————
“嗶嗶嗶嗶……”
“唔……”
一名黑髮少年在加大號雙人床上滾了一圈,在床頭櫃摸索了會兒,按掉了鬧鐘。
少年坐了起來,伸了個懶腰,然後下了床,換上新校服後,拉開了一直遮著窗戶的簾子。
“今天也是個好天氣吶——”
就在少年發出感嘆的時候,門後傳來了叩門聲。
“請進。”
“少爺,今天……”
“我知道,走吧。”
黑髮少年拿起了整理好的包,走了出去。
新學校啊……真令人期待呢。

金阪小短文。。然後。。
想歪的請自行面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