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银鱼

優等不良(12)

@(:◎)≡
偷偷虐了一波秋葉原組隊吵架三人組√
hiro冷靜hiro冷靜
小絆血條見底警報qwqq
(沒事兒他會活的。
((以及不會描寫戰鬥場面XDD
(((那你還寫


“仙道你個混蛋說什麽?”
“在說你真沒用啊鄉田!這次不僅沒保護好小鬼,而且還把眩暈手雷跟D蛋弄丟了!”
青島亞美一到醫院,就看見那對冤家吵得不可開交。
“你們兩個,”她嘆氣,想著這大概是自從阪離開後,沒人勸的第七千八百六十三次——而且還只是在她面前而已,“別吵了,這裡是醫院。”
““你說什麽?!””
“你們就省省吧。”亞美深吸了一口氣,“阪已經不在了。”
聽到了同伴的話,鄉田低下了頭,而仙道只是嘖了一聲,卻也沒再跟對面的死對頭鬥嘴。
“……黑髮的孩子怎麽樣了?”
幾秒的沉寂後,亞美發話了。
“還沒醒呢,大概是受到的刺激太大了吧。”仙道冷笑,“畢竟這是他第一次看見那種東西。”
“我們那個時候,連緩衝的時間都不給呢。”
“你們那邊怎麽樣了?”
“還沒平定下來,現在八神先生在壓媒體跟群眾。”
“叫絆的小鬼呢。”
“還沒找到……順帶一提,那對兄妹也走了。”亞美推了推眼鏡,“我倒是注意到一些事情……”
“有意思。”仙道抽出一張塔羅牌,“說來聽聽吧,我也有些事要講。”

“阪桑!”
白石廣急急忙忙跑到了河川敷,卻只看見一個綠色橢球狀的東西。
“這是……D蛋!?”
他跑到綠色的“牆壁”前,伸出手,打算觸碰。
「弘!不可以碰!」珀爾修斯急切的聲音傳來,「這東西的作用絕對不只是阻隔這麽簡單。」
轟鳴聲又一次從裡面傳出。
“這個聲音……爆炸?”
「但也不是火箭炮那類的……應該是道具吧。」
“那阪桑不就……!”
白石廣焦急起來,再次打算衝進去。
「弘,冷靜。」伊卡洛斯•力量在即將被弘叫出來的時候發話了,「哥在裡面,他還活著。」
“那阪桑還沒事嗎?”弘的雙手握拳,漸漸收緊,指甲陷入肉中。
「現在想這些也沒用。」他也不敢下判斷,「我們只能等戰鬥結束了,相信他吧。」
藍髮少年低頭,過了幾分鐘後,他嘆了口氣,無奈地鬆手,退到離場地五米開外的地方。
“阪桑……請一定要平安無事……”

D蛋內。
棕髮少年手持伊卡洛斯•零式的武器,向拿著手槍的勇士衝去。
那台機甲舉起武器,向阪連續開了三槍。
“唔!”
絆往旁一翻,滾到一旁的草地上,卻還是被子彈擦到了大腿。
“不過這下……你的子彈可就沒了吧!”
他喘著粗氣,接著往敵人那裡跑去。趁著勇士換彈夾的時候,在它的胸甲上,用零式的矛劃了幾道。
勇士往後跳去,並把槍換成了劍和盾。
「近戰嗎……阪!你的身體最多只能再撐五分鐘!」
“我知道……”少年咳了兩聲,鮮血也隨之從嘴角滴下,“可是我不能殺了……這個無辜的人。”
他一個跨步向前,用矛打掉了淺灰色機體的盾牌。
“這下就——!”
——然後用自己的武器割破了敵人的胸甲。
“第四個……嗯!?”
一陣刺痛。
絆往下看去——一把苦無刺入了自己的腹部。
“可惡……忽視了一旁的女忍者嗎……”
接著,一台黑色的速度型機體竄到了棕髮少年的面前,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拔出匕首後又往少年的胸口劃了一道——
“唔——!”
“嘭!”
一顆子彈同時貫穿了絆的左肩。少年倒在了草地上,鮮血淋漓。
“狙……擊,嗎。這還真像他們兩個啊……”
絆的腦海裡浮現出自己過去的兩個夥伴——也是陪伴自己最久的兩個友人。
面對一步步逼近的鬼女忍者與獵人牙,少年用僅剩的一點力氣,丟開了伊卡洛斯•零式的武器。
「阪!?」零式驚訝的聲音傳入阪的耳中,「你要做什麽!」
然後他看見了——絆悄悄靠近自己皮帶上扣著的、僅剩一個的眩暈手雷的手。
“當然是要……這樣了!”
少年無力地用指尖彈了一下小型道具——磁場伴隨著刺目的白光和爆炸聲,一下爆發開來,麻痺了離絆一米遠的兩台機體。
——處在爆炸最中心的少年也理所當然無法避免,被電磁波麻痺了身體。
“這樣就……結……束……了吧……”
經歷完一場生死戰的少年閉上了綠寶石一般的眼眸。
綠色的牢籠也同時散去。

優等不良(11)

@(:◎)≡
日常低產
小明日香總覺得hiro帶不動帶不動。
我怕不是又要略過戰鬥場面。(描寫廢

眼裡帶著些許狡黠的橘髮少女雙手叉腰,目送著自家哥哥的背影遠去。
“嘛,雖然這次很想讓吸血貓出場,”她從隨身帶著的小包中拿出了一隻玩具般的三叉戟,“不過既然是跟阪的約定……不得不遵守啊。”
「弘就拜託你了,飛鳥。」
兩年前,在她不小心目擊了星野絆和那些機器人戰鬥的場景,並恢復記憶後,絆發現瞞不了她,只好還給她吸血貓的武器,告訴她絕對不可以讓弘知道“白石明日香”已經變回“古城飛鳥”這件事情。
“絕對要保護好弘”這個約定,也是在那時候定下的。
“好了吸血貓!”橘髮少女收好自己的武器,對著空氣大喊道,“接下來我們就回家喝番茄汁順便等哥哥回來吧——”
陰沉的天空下,白石明日香轉過身,一蹦一跳地往來的路去了。

“呼……哈……”
冰冷的空氣通過乾燥的氣管,灌入肺中。
長途奔跑讓絆感到有些想吐——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就算不回頭,他也能夠清楚聽見機械軸的摩擦聲,還有他們的腳步。
至少要找一個空曠的地方……!
「阪,就快到河川敷了,再忍耐一下。」
棕髮少年沒有回覆,繼續向前跑去。
紅色的大橋漸漸出現在棕髮少年的視野中。

星野絆滑下草坡,緩住幾乎要跌倒的身子,喘著粗氣,走到了河邊。
“……零式(ZERO)。”
以藏青色為基調的矛柄上,嵌著橘黃色的利刃。
「阪?你怎麽突然叫我了?」讓前輩出來不是會讓身體好受一些嗎?
“那當然是,”絆一邊調整著呼吸,一邊擺出攻擊的姿勢,“因為你的代號叫起來……比較簡單啊!”
「阪今天也是一樣的無厘頭啊……」
“零式。”
棕髮少年抹掉了滴落在臉上的雨水。
「是。」
“速戰速決。”
說罷,星野絆就朝著“敵人”衝了過去。

“力量(FORCE)!”另一邊,藍髮少年奔跑著,叫出自己搭檔的代號,“你現在知道阪桑在哪裡嗎?”
「……不行。那邊大概又給哥下了命令,強制把通信切斷了。」
“阪桑還真的是……”白石廣抱怨著,加速向前跑去,“每次都……?!”
他忽然停下腳步。
「弘?」
“力量……前面是……河川敷吧。”
爆炸的轟鳴聲。
「是啊……那裡還有大量的LBX反應。」
“阪桑一定在那裡!”
廣重新跑起來——這次他總算有了個明確目標。

在送走白石兄妹以後,青島亞美回過頭。
現場一片混亂。
在看到那名腹部被擊穿的少女後,依舊沒有散去的群眾們竊竊私語。
“裡面竟然是人……!”
“太殘忍了吧……”
“真可怕……”
“這孩子應該是新聞上報的失蹤小孩的其中一個吧……”
“該不會……十四年前的慘案又要回來了……”
新聞媒體比八神先生他們晚到了一步——只得在封鎖線後爭搶鏡頭。
救護車接著在眾目睽睽之下將少女抬上擔架,仙道順便帶著黑川仁和鄉田半藏進去了。
“……小和。”
“抱、抱歉嘛……我本來是想打旁邊的樹順便擦個邊……”
“我倒也沒懷疑你的槍法,”紫髮女性嘆了口氣,望向自己的發小,“只是覺得這次有很多可疑的地方。”
“那、那你跟我講也沒用啊……”青島和也斜著眼,看上去有些心虛,“我沒那智商。”
“說的也是。”
亞美轉過身,思考著剛才那幾名少年少女的行動。
棕髮的孩子像阪、那對兄妹看上去是弘和飛鳥……
最後那個黑髮的……叫仁吧?長得跟金挺像的。不過看他那副慫樣……總該不可能的。
而且,他們早已不在這裡了……
她向來是個理智的人,也曉得十幾年前,自己最珍視的同伴們早就離自己而去。
但自那起事件以後,她曾經好多次、好多次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一個人躲在牆角哭泣。
她希望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噩夢。
漸漸地,她開始慶幸,還有人陪在她身邊——青島和也總能在她心情低落的時候趕到她身旁。
“亞美,差不多要走了。”和也的聲音把她帶回現實,“你要回去開檢討會,還是去醫院看看那黑髮小子的情況?”
“……我去醫院。檢討會就拜托你了小和。”青島亞美笑著拍了拍丈夫的肩,“你這次可是重點對象呢。”
“是……”
“不過在那之前,先送我去醫院那裡。”
和也無奈地笑——他可能早已經習慣亞美的命令式發言。


優等不良【RESTART】(7)

死回來了。
@(:◎)≡
算是個BOSS登場之類的吧(bu
如果喜歡的話請點小紅心√
有什麽不懂的可以留言哦w




「放心好了,我不會讓弘看到這些東西的。快點回去吧。」

漆黑的屋子裡。
堆滿了空掉的塑料包裝、沾上咖啡漬的桌子上,一台顯示器的屏幕忽然亮了起來。
『【提醒】阿碦琉斯、奧丁、艾利西昂、伊卡洛斯·零式、奧丁MK2、奧雷基昂發出反應,確認。』
隨著女性的電子音,一個男人踉踉蹌蹌的穿過一堆又一堆的垃圾,興奮的衝到了顯示器前。
屏幕發出的光照亮了他拉碴的鬍子,重重的黑眼圈,以及消瘦的面龐。
「終於……終於回來了!」他近乎瘋狂的吼叫著,「夢寐以求的實驗品……山野淳一郎的兒子……山野阪!」

最近阪桑好像很忙。
而且在公園裡聊天的時候,總是頂著黑眼圈,一副什麼時候都可以睡著的樣子。
還時不時自言自語著一些話。
「我都說了多少遍,你們不要吵了……」
啊,又開始了。
阪桑擺出了一張快要崩潰的臉,有氣無力的說道。
「阪桑,你還好、嗎……?」
「我沒事……」他的聲音中帶著沙啞,「你又有什麼事要問了?」
「額……那個……感覺最近阪桑常常自言自語……」
「啊,那沒什麼的,」他打了個哈欠,「你就當我最近精神分裂好了。」
「精精精精精精神分裂?!那不就更嚴重了嗎!」
「……」
「對了阪桑,」我試著開啟一個新的話題,「阪桑最近沒怎麼打架了耶!難道是因為一直跟我在——」
「怎麼可能。」
阪桑也不愧是阪桑。
立刻否定。
「!」
好像是被碰觸到開關一樣,阪桑忽然警覺起來。
「阪桑……?」
「弘(ヒロ)。」他猛地從長椅上站起,「天色不早了,你先回家吧。」
阪桑最近常常這樣。
明明之前都會更晚——至少半小時後才說這種話的。
「誒……」
「總之你先給我趕快回家。」
「是、是……」
我背起書包,跟阪桑道別之後,就向家的方向走去。
咦……?
阪桑他……叫了我的名字……?

「阿喀琉斯,這次又在哪裡。」
男孩穿過公園裡三三兩兩的人群,終於跑到公園入口。他喘著氣,小聲詢問最近才與自己相聚的同伴。
『具體的位置還不清楚……不過現在確定是在河川敷附近。』
「我知道了。」
絆本沿著大路跑著,卻忽然竄進一條小巷,從街上消失了。
他又一次循著自己以前抄的近路——畢竟他以前可算是個遲到王。
拐了幾個彎,再跑過幾條小徑,然後沿著河邊一直跑,就到了河川敷——聚集了山野阪和他同伴們的回憶之地。
「真是的……」棕髮男孩站在高處,抹掉了脖子上的汗水,「怎麼每次都挑一些奇怪的地方……」
『公主殿下說的沒錯。全都是公主殿下以前常常來的地方。』
「你今天那麽吵,想必是期待著出場吧。」絆說著,從小腰包裡拿出艾利西昂的武器,「布魯德、勇士,還有亞馬遜……凈是些能夠勾起回憶的東西呢。」
『公公公公公主殿下——您不會只讓我一個出場吧!』
「廢話,你今天那麽囉嗦,當然要給你嚐嚐苦頭。」
『阪你就別再玩他了。』阿碦琉斯嘆了口氣,『不是都把我也拿出來了嗎。』
「……阿碦琉斯,艾利西昂。」短暫的沉默後,絆手裡拿著他第一台機體的武器,旁邊站著的是為了對抗「探測者」而被父親做出來的夥伴,「二對三,不吃虧吧?」
『說什麽呢,就算是一對三也不會吃虧的。』
得到了搭檔的肯定後,星野絆淺笑。
「那麽——」
他帶著戰友滑下草坡,向那些看似毫無目的機體衝去。
「戰鬥開始!」

優等不良【通知】


我又來混更新了。(死不要臉
嗯來說一下以後小伴要改名了√
變成星野絆了√
(給人一種「足以絆倒人的羈絆」的感覺
因為這樣小絆還常常被叫成絆(kizuna)
就是絆在日文裡比較常見的讀音(。
因此在hiro叫他バンさん的時候他是很驚訝的。
大概就是這樣吧😂😂
感謝你們一直以來的支持√

@(:◎)≡
天使阪君系列√
中間有台三輪車。破到不行的那種。
最後在附上一隻汪阪跟喵阪√

(只是偷偷冒出來刷個存在感x
最近的畫。
其中有2p女體化。

優等不良(10)

媽耶我竟然又更新了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呢x
日常 @(:◎)≡
依舊沒有多少x
日常打出GG。
這次沒有金阪成分。
最近可能都不會有。


“——對不住了,鄉田。”
他輕手輕腳的取下男人別在腰間的手雷和D蛋,跨過被阿碦琉斯·契約擊倒的亞馬遜,從尚未散去的煙霧中消失了。

爆炸過後,煙塵散去。
趴在地上的仁首先恢復意識,咳了兩下。他站起身,用夾雜著驚慌的紅瞳環視四周,並在身後發現了一台失去行動能力的黃色機體——在他的注視下,外層的裝甲一塊一塊剝落,內部的東西也漸漸顯現出來——但那並不是核心骨架。
是人。
是一名腹部被貫穿,跌坐在地上並倚在樹幹上的少女。
“!?唔……”
黑川仁在那一瞬間忽然感到胃裡有什麼翻騰著,並下意識的捂住嘴。但那種灼燒般的感覺卻不盡他的意,一點一點順著食道向上爬升,幾乎就要到達口腔——
“喂!你沒事吧?”
剛才把星野伴和白石廣救下來的那個男人和他的黑色搭檔跑了過去,將手指輕輕放在那名少女的鼻子下方:“……還有一點氣……不過就這個情況……”

那個裡面的東西,是人——
仁感到雙腿無力,跌坐在了地上。腹部的感覺還是照舊,他幾乎快吐出來了。
漸漸變得狹窄的視野依舊望著樹幹前面的光景。
——為什麼……?
為什麼他們可以像個沒事人一樣……?
明明就有人要死了——
嘭咚。

“鄉田你這傢伙,竟然在這種關鍵時刻……”
仙道咂了下舌,腦子裡思考著要怎麼在跟那些怪物戰鬥的同時保護好兩個小鬼。不過,他馬上發現沒有這個必要——因為那些東西都消失在他的視野中,一個也不剩。
就好像是在追著什麼一樣。
“夢魘,回來吧。看來已經沒有戰鬥的必要了。”
方才拿出武器的裕也和小和也讓LBX恢復了原樣。
“還真是嚇人……這大概是這四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吧?”
“小和君,現在不是抱怨的時候啦……得先保護好那群孩子……啊嘞?”
“怎麼了,裕也?”
仙道背好失去意識的仁、拖著昏過去的鄉田走了回來:“有個小鬼不見了。就是那個姓星野的吧……還真讓人費心。”

“阪桑又是這個樣子……”廣站在一名紫髮女性的身旁,嘆了口氣,“每次都把事情往身上攬……”
在一旁聽著青島亞美似乎有些驚訝,她低頭看向這位自言自語的藍髮少年,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而好像是因為害怕,躲到廣身後的白石明日香則是有點不安的瞄了一下起疑心的亞美。
“哥哥……”她於是拉了拉廣的衣襬,“我想趕快離開……我好怕……”最後一句還染上了哭腔。
白石廣有些無奈,他輕輕抱住自己的妹妹,拍著她的背,安慰著她:“沒事的……我們會沒事的……明日香最勇敢了,對不對?”
“嗯……”
“而且哥哥還在你身邊呢,所以不會有事的。”
“嗯。”
少女接著確認了亞美移開的視線。
哼,我怎麼可能讓你懷疑弘這傢伙……要是他被認出來了,那我不也慘了嗎!而且我還要遵守跟——
“對了小妹妹,”明日香回過神來,只見那名紫髮女性竟笑瞇瞇的半蹲下來,直接找她談話,“妳對妳哥哥說的那個叫‘阪桑’的人有印象嗎?”
媽耶你怎麼還這麼煩啊!都過了幾年都結婚了還一個性子!
古城飛鳥在心裡比了個鬼臉,但她讓亞美看到的,依舊是那位楚楚可憐、淚眼婆娑的白石明日香。
“沒、沒有……嗚……”
啊啊啊從以前就聽阪說過川村亞美,啊不,青島亞美的觀察力一流,沒想到竟然在今天這種時候碰上……!大空弘你到底是招惹了個多難纏的傢伙啊!
“那個……這位大姐姐?”廣好像是感覺出了什麼,打斷了二人,“明日香好像有點不太舒服……請問我可以先帶她回家嗎?”

青島亞美盯著面前眼眶紅腫的橘髮少女,挑了挑眉。
這小丫頭看上去還挺機靈啊……
雖然還挺想跟妳繼續鬥智鬥勇下去的,不過要是再這樣問下去的話,一旁的哥哥也一定會察覺到的。
“好吧,但是要小心哦。因為剛才那些東西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忽然出現。”亞美將自己垂下來的長髮撩至耳後,“還是要我陪你們?”
白石廣幾乎就要點頭,話也脫口而出:“嗯,好——唔。”
橘髮少女立即捂住廣的嘴,惡狠狠地對著青島亞美大喊著。
“不用了!哥哥很強的!就算是那種東西也能一擊把它轟飛!”明日香索性直接抓起了廣的手臂,把他從亞美身旁拉走,“天色不早了,我們就先回去了!再見!”
帶著歉意笑容道別的藍髮少年和氣呼呼地拖著哥哥遠離的橘髮少女漸漸淡出青島亞美的視線。

“額……明日香?”在兩人走到商店街的時候,廣停了下來,“妳到底怎麼了……那麼衝動……”
“哥哥才是,不是很心急嗎?”
“誒……”
“那個跟哥哥一起被困在學校裡的……嗯……誰來著?”明日香裝出努力思考的樣子,“反正哥哥很擔心他吧?”
“明日香……難道妳是為了我……”
“總之快點過去啦!不然就來不及了哦!”看著快要哭出來的哥哥,白石明日香催促道,“都快要下雨了,到時候哥哥淋成落湯雞回來明日香也不會管的!”
“謝謝……!”
眼裡帶著些許狡黠的橘髮少女雙手叉腰,目送著自家哥哥的背影遠去。

優等不良【RESTART】(6)

@(:◎)≡
鹹魚了這麼久的我又不要臉的來了x
事實證明大家都喜歡調戲阪阪emmmmm好吧米澤爾你大概就是元兇。
發完文溜了溜了x




「不過說真的,MK2你的聲音都沒變……」伴索性閉上雙眼,「對了,大家過得怎麼樣?」
一片靜默。
「……怎麼了嗎?」
『……沒事……』
「真的?」
『嗯……』
「……你再不說實話的話我就要叫你出來了。」男孩睜開眼,拳頭也漸漸收緊,「其他人……弘和飛鳥,還有金……他們到底——」
『他們都死了哦,跟你一樣。』一道有些輕挑又帶了點玩味的電子音響起。
「誒……這個聲音……」
『你不會連我的事都沒有想起來吧?山野阪。』
「……不要說傻話了,我可是把你記得清清楚楚啊,」伴頓了一下,「米澤爾。」
『那就好。』
「你不會又要說什麼製造完美世界吧?」
『嗯……誰知道呢?』
「……」伴低下頭,沉默了一會兒,又抬起了頭,「那金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你總該知道了吧?米澤爾·奧雷基昂。」
『正如我剛才所說的那樣,他們幾個都死了——人類還真是脆弱的生物。』
男孩咬了咬下唇。
見星野伴緘口不言,米澤爾繼續講了下去:『海道金也真是個蠢蛋——明明只要把山野阪的尸體丟在那裡,拿起特立頓的海錨,跟那群無知的群眾戰鬥就還有一線生機……沒想到他竟然選擇——』
「……夠了!!」
伴全身顫抖著。他使出幾乎全部的力氣吼出了這句話。
狹小的地下室裡,瞬間變得安靜。在稚嫩的回音消失後,更是如此。
男孩不相信,更準確的來說,是不願相信這個事實。如此這般強大的海道金竟然死了?而且還是在山野阪自殺之後?
……不,這也並非沒有道理。星野伴漸漸冷靜下來。他其實比誰都還要清楚,金的精神方面並沒有他人認為的那麼堅強,而自己,也正如他所說的,是他的精神支柱。
『我的生命中不能沒有阪君。』
與變革者的決戰結束後,海道金曾在日蝕號上,對和自己一起坐在休息室床上的山野阪這麼說道。
那時候的自己還很青澀,沒有全懂海道金說的話語。
『……我也是,如果沒有金的話,一定不能撐到最後吧……』
自己倚靠在海道金的肩上,紅腫著眼眶,帶著哭腔勉強說完了這句話。
那時候的自己當然沒能理解這是來自海道金的第二次告白——雖然第一次,也就是金說要加入探索者的時候自己也比較鈍感,從而沒能發覺黑髮少年的話中話就對了。
至於一年後,自己才在川村亞美的旁敲側擊下明白金對自己的感情,並在和金再次相遇之後十分尷尬什麼的都是後話。

『冷靜下來了?』
米澤爾看著男孩握緊的拳頭漸漸放鬆,覺得有些好笑。
人類果真都是些奇怪的生物——他這麼想到。
總是抱有不必要的情感,擅自做出毫無意義的事情,最後也總是在遺憾中凋亡……
米澤爾在作為人工智能「亞當」和「夏娃」所製造出的電腦病毒誕生之時,就把世界上從過去到現在所有人的資料都瀏覽了一遍——並在最後做出了這樣的結論。
所以,當看見山野阪用滿足的笑容來迎接死亡的時候,他一直所深信的結論動搖了——至少在最後一點上。

星野伴長長的呼出一口氣,才緩緩說出話來:「已經沒事了……那——」
『我知道,另外兩個吧。』
「嗯。」伴低著頭,低聲說道,「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畢竟一個是自己的愛徒,另一個跟自己一樣,是阿爾特美斯的冠軍。
『是麼。那我就說了。』米澤爾淡淡的回答道,『從大空弘開始吧……跟你和海道金那傢伙一樣,他對上了灰原裕也。』
「誒……!」就算提前做好心理準備,星野伴還是吃了一驚,「那裕也他——」
『把我的[哥哥]殺死了,就是這樣。』米澤爾依舊用不咸不淡的口氣講著,『不過灰原裕也在親手結果戀人的性命後,用珀爾修斯雙劍的其中一把,砍斷了自己的左臂。』
男孩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可能是比自己和金還要悲慘的結局吧——他想。
他雖然理解不了裕也當時的心情,卻也大概知曉親自對自己最愛之人下手並且親眼看著他消逝的感覺——簡直糟得透頂。
藉著這次機會,他再一次回想起了那隻沒能夠到的,寬大的、溫暖的手,以及消失在烈焰中的紫色髮絲。
『至於古城飛鳥……』米澤爾的聲音把伴拉回了現實,『被花咲蘭殺死了。如果她肯抗爭一下的話,結果說不定會被改變呢。』
「所以說、是不肯下手嗎。」
『算是吧。』
伴暗自嘆了口氣。
那兩人也算是一對好姐妹了……
他的腦海裡浮現出米澤爾事件結束前,古城飛鳥吵著要去花咲蘭家裡的道場玩的情景。
『又怎麼了?』
「沒什麼……比起這個,現在外面雨停了嗎?」伴從長椅上下來,走到了放著武器的台子前,「再不回去的話我就慘了。」
『說的也是啊,畢竟主人有那樣刁難人的父母。』在伴和米澤爾對話期間沉默著的奧丁mk2終於發話,他從男孩這一世的記憶裡,發現他並沒有過得跟以前一樣,『那要我送主人回去嗎?因為共享記憶的緣故,我已經知道主人的家在哪裡了。』而且只剩我沒出來了所以主人快讓我登一下場啊!
「嗯,我等一下就把你……等等。」伴端詳著大空弘生前所用的武器,「米澤爾,弘他……確實是跟我一樣死過了,對吧?」
『要不然呢?你當我剛剛那些話都是在騙你?』
「那……他也會跟我一樣,重新過一次人生?」
『也不是沒可能。』
「那我說不定……已經見過這一世的弘了……」男孩的嘴角抽了抽,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表達這樣微妙的心情。
『誒誒誒誒真的嗎公主殿下!』艾利西昂終於沉不住氣,吵鬧起來。『他現在叫什麼!』
『大概就是那個叫白石廣的傢伙吧。』奧丁涼涼地說道,『你倒是動一動腦子啊艾利西昂,主人平常接觸的人就只有那麼幾個。』
「大概就是他了……而且他應該早就恢復之前的記憶了吧,」伴提起白布的邊角,把那些武器包了起來,「不然怎麼會在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就叫我阪桑?」
『嗯……說的也是……』艾利西昂好像理解了,『話說回來公主大人你拿著那個白色包袱幹嘛?』
「啊這個?當然是把這些武器帶回——」
『不行!』
「嗯?為什麼?」
『主人你忘了嗎?那種東西,要是普通人碰到就會出事的。』
「啊,說的也是……不過按理來說我應該也會……誒?」
『我已經先幫你做好防護措施了,阪。』原本一直沉默的阿碦琉斯也總算發話,『不然你在叫奧丁出來的時候就得休克。』
「哦……那就是趁我昏睡過去的時候……」伴點了點頭,又好像注意到了什麼,「不是,你們應該沒有做什麼其他的事了吧?」
『怎麼可能有啦公主殿下——』男孩又聽到了艾利西昂欠扁的聲音,『我們都對公主大人那麼尊敬——』
「得了吧你。」伴翻了個白眼,他現在知道這傢伙絕對是自家武器中最鬧騰的一個,「這話要說也不會是你。」
以前明明不是這樣的啊……
「總之,」他清了下嗓子,「這些東西我還是要帶走。」
『可是……』
「你們設想一下,」男孩暫時把白色包袱放回了玻璃檯子上,「如果這裡的管理人發現只有我的武器——也就是你們不見了,會怎麼想?」
『那當然是有人偷走公主殿下的武器……』
「那為什麼只偷我的?」
『因為……特別執著於【山野阪】……這個人?』
『還有一種可能吧,』米澤爾的聲音冷冷的流進伴的腦裡,『那就是那個【山野阪】把只屬於自己的武器拿走了。再加上這裡沒有任何血跡——』
『額,也就是說,他們會認為主人復活……』
「就是那樣。」伴又拿起那個裝著其他人武器的包,「雖然誤導他們『有個竊賊看中了這些稀奇的東西並把它們全都拿走了』也不算是個好選擇就是了。」
沉默。
「放心好了,我不會讓弘看到這些東西的。快點回去吧。」

【極其潦草】【我真的不會畫貓】
一隻名叫金的野貓
不惜冒著風雨
只為尋找每天給牠送小魚乾的棕髮少年

【他們真棒嗚嗚嗚嗚嗚嗚嗚】

優等不良【RESTART】(5)

我覺得今天我生日了總該寫點東西。
嗯。
看上去那麼純的零式其實內心也是如此emmmmm
@(:◎)≡






伊卡洛斯·零式最終選擇甩了甩頭,盡力把那些粉紅色的思想從自己的思考中甩開。
『零式前輩。』比自己還要稚嫩卻沉穩許多的聲音冷不丁響起。
『嗚哇啊啊……怎麼了MK2?』
『我只是覺得你太久沒有說話了而已——還有你的CPU——』
『好好好好好好了不要再講了!』
『雖然我也懂你想見主人的心情……』
「唔唔……」
『阪!』
星野伴慢悠悠的眨巴了幾下淺棕色的瞳,呆呆環視著四周:「我又……」
『阪,你現在……』
「我知道啦,不能亂動是吧……」雖然這麼說著,男孩還是從披風裡伸出手臂,「不過話說回來……你們都沒有逞強吧。」
『誒?』
「不要裝傻。」伴抬起手,輕輕敲了一下深藍色的裝甲,「都已經過這麼久了,我的身體都還沒有出什麼特別大的反應……」
『額……!』
「果然!」男孩看到伊卡洛斯·零式的反應之後,立刻不顧自身狀況,強迫自己坐起,表現出很生氣的樣子,「我們不是都說好了嗎?不可以把負擔——」
『但是這樣的話,阪你也違反規則了吧。』
「……?」
『是啊,主人。你可不要說你不記得。』
「誒……連MK2也……」
『啊啊,對了。艾利西昂前輩一定最清楚吧——』
「所、所以到底是……」
『啊嘞公主殿下你忘了嗎——?之前在跟某個藍色的混蛋交戰的時候啊——一名十四歲的少年因為不想看到自己的作戰道具受傷還主動把我的傷害轉移到他那裡——而且幾乎讓百分之百的副作用都作用在自己身上——這可比我們現在負擔的還要大的多。』
「那、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聽見腦海裡那個活力滿滿的抱怨聲後,男孩明顯慌亂起來,然後立刻轉移話題,「先不說這個!給我趕快回去啊零式!」
『是是。我也沒辦法呢,畢竟這可是阪的命令啊。』
伊卡洛斯·零式小心翼翼的把伴放到長椅上,並把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一一撿起。
過了十幾秒後,深藍色的LBX剛剛抬起頭,就撞見一臉若無其事的將包在自己身上的披風解開並裸露出身體的棕髮男孩。
啊,今天的主人看上去也好好吃啊。
尤其是嫩嫩的身體——啊啊啊短短的小手也好可愛呢——不過就是少了點肉——還有身上的傷怎麼會這麼多是誰弄的我要去搞死他們——
不不不不不不對!
『等等阪你在幹什麼——』
「幹什麼……當然是要穿衣服啊?」
『可可可可可是——』
「沒事啦,反正我又不介意跟你們坦誠相待。」星野伴從仍未反應過來的伊卡洛斯·零式手中拿過早就乾的差不多的衣服,「阿碦琉斯那個時候只是因為記憶沒有全部恢復而已。啊,衣服好溫暖……」
『///////我介意啊……』
「總之零式你快點回去,」男孩穿好衣服,倚靠在長椅椅背上,明顯還有些疲憊,「一直保持這個狀態很辛苦吧?」
『/////嗯……』

「……好燙!」
星野伴有些為難的吹了吹被零式的矛燙到的手指:「是過熱了嗎?難怪衣服也熱熱的……」
『是啊,零式前輩還沒緩過來呢。順帶一提,現在艾利西昂前輩非常想念某位海王子。』
「是MK2啊,」伴笑了笑,「話說回來,零式以前戰鬥的時候就常常這樣……是過熱體質嗎?」
『給他多少回復這狀態用的道具都沒用呢。』
男孩又輕輕笑了起來:「真懷念啊……我們有多久沒有這樣相聚了呢?」
『……很久了吧。』
「不過說真的,MK2你的聲音都沒變……」伴索性閉上雙眼,「對了,大家過得怎麼樣?」
一片靜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