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银鱼

優等不良(8)

開學啦~~~~
這次好像就在划水😂😂什麼都沒幹的感覺😂😂😂
可能這次有點虐吧。
雖然後面沒有什麼金阪元素看在前半部分的份上依舊打個金阪tag√(你就算沒有金阪也會打金阪tag啦
嗯。
好啦那麽就祝食用愉快√






“?!劉備!”
仁詫異地望著眼前三國塗裝的機體。
“喂那邊的黑髮小子!快點帶著傷員過來!”一個墨綠色頭髮的高大男人向仁揮著手,“被波及到就不好了!快點過來!”
“鄉田你真是吵死了……”一旁圍著圍巾的紫髮男人說道,順便抽出了一張塔羅牌,“不過,事情好像會變得有趣起來呢……”
仁還沒從驚訝中回過神來,伴就先做出了反應。棕髮少年先是費力地撐起身,接著用盡全力狠狠拉了依舊呆在那裏的黑髮少年的袖子一把:“你還傻愣在那裏幹嘛!唔……”
不知道還說是幸運還是不幸,仁因為伴的這一扯躲過了剛才劉備躲開的勇士的一擊,但是整個人也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不好意思……”仁終於回過神來,把伴的左臂繞過自己的脖子後部再放到肩上,右手護住伴的腰,“星野同學,可能會有點痛……稍微忍一下。還走得動嗎?”
“真是的……”伴幾乎整個人倚著仁,喘著氣,“我現在也不得不走吧?幸好身上沒有骨折……唔痛……”
“你們兩個都沒事吧?”
看到兩人到了安全的地方,鄉田半藏率先跑了過去,扶住了傷重的那個。
“麻煩你們了……”
在仁把伴交到鄉田那裏時,伴立刻裝作虛弱的樣子倒在了鄉田懷裏。
畢竟他可不想被懷疑。
再說鄉田絕對會接住他的。
“喂!你沒事吧?”
“唔……還、好……”
“哦……”而一旁的仙道則是挑了挑眉,用著挑釁的語氣問道:“你小子剛剛不是還很精神嗎?怎麼突然就軟下來了?”
棕髮少年暗自瞇了瞇淺綠色的瞳,快速思考著要如何對付這個各種意義上有點難纏的對手。
不過在伴打算開口時,鄉田先發話了。
“喂仙道你個混蛋!沒看到他都受了這麽重的傷嗎!”他一邊托住伴,讓少年以一個更舒服的姿勢靠在自己身上,一邊吼道,“他累了是正常的吧!”
這兩個人……
伴依舊裝出疲憊的樣子,嘴角卻勾起了一個淺淺的弧度。
完全沒有變呢。
好了……
體力也開始恢復了……
雖然有點對不起他們,不過……是時候跑了。
鄉田先不說,重點是要怎麽從仙道的監視(?)下脫身啊……
如果讓阿碦琉斯他們來的話……不行不行!絕對會被認出來的……
伴垂下眼,儘量避開那三個人的目光。
“喂,小子。”
“?!嘶……”
被仙道忽然彎下腰與自己正視的舉動嚇到,伴狠狠顫了一下,卻再次動到身上的傷口。
“你小子絕對在隱瞞什麼吧。”紫髮男人瞇了瞇眼,用著帶了些威嚇性的語氣問道。
不。
不是問。
這是一句肯定句。
該說不愧是仙道大樹嗎?敏銳的洞察力一點也沒變。
棕髮少年咬了咬牙,微微抬起頭,對上了仙道的紫色雙瞳。
“我……”我就是阪啊。
十幾年前跟你們相遇,共同戰鬥,最後又因為過於懦弱而選擇自我了斷的山野阪啊。
然而這些話到了嘴邊,卻被狠狠嚥了下去。
不可以講啊……
不可以再把他們牽扯進來了……
沒錯……
只要我一個人就夠了……
只要我一個人來擔就可以了……
不管這個過程多麼痛苦都沒關係。
痛苦的只需要我一個就夠了。
不管是金,還是弘,還有飛鳥……
全部由我一個人來擔就可以了。
不可以破壞他們的幸福啊……
好不容易轉生、好不容易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不可以就因為這樣把這些都毀掉啊。
伴深深吸了口氣:“……我真的什麽都不知道……只是突然就被那個機器人襲擊了……然後……”
他再次垂下眼,沒有再看身旁的三人。

怎麼還是那麽少啦!!!
感謝各位的小紅心√
有什麽想說的可以留言哦√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