蘿蔔_堅決不當指考戰士

我求求你們了別拯救世界去秀恩愛好不好

@(:◎)≡
天使阪君系列√
中間有台三輪車。破到不行的那種。
最後在附上一隻汪阪跟喵阪√

(只是偷偷冒出來刷個存在感x
最近的畫。
其中有2p女體化。

【極其潦草】【我真的不會畫貓】
一隻名叫金的野貓
不惜冒著風雨
只為尋找每天給牠送小魚乾的棕髮少年

【他們真棒嗚嗚嗚嗚嗚嗚嗚】

優等不良【設定】

解釋可能還有點繞😂😂😂不懂的歡迎在下面提問√
(你倒是快點更正文啦




設定
我朋友看了看我寫的文後說了一句你的設定在哪。
才突然發現寫了這麽多我都沒放設定。

整個設定大概就是米澤爾事件半年後一群喪心病狂的科學家跟社會高層想讓那群小孩兒們自相殘殺的故事。
然後把山野博士拉下水發明了個很神奇的東西。
就是可以把LBX變成等身大小的黑科技。
不過只有LBX的主人(或用過那臺LBX的人)才可以用那臺LBX的武器,否則身體會有排斥现象。
順帶一提,如果LBX的主人體力消耗過度,也會產生副作用。
很繞是吧?給你舉個栗子。大概就是阪阪平常用自己的阿碦琉斯奧丁艾利西昂伊卡洛斯零式奧丁馬克兔都不會有事但是萬一一次用太多只或用太久體力會透支。然後如果金桑如果在被打到以外的情況下比如主動伸手抓除了零式以外的武器的話就會產生排斥現象,可能是吐血啊或者別的症狀。但是金桑也算用過零式(雖然武器還是特立頓的),所以拿到零式的武器時排斥現象會減緩甚至跟阪阪一樣沒有。
嗯大概就是這樣。
(((我怎麽覺得更繞了???
啊反正就是人機綁定了。
然而這場自相殘殺還沒結束就被強行制止了。
第一個因為這群孩子雖然知道太多但他們畢竟還是孩子(???)也挺可憐政府也不能就這樣放著不管。
第二個是其實除了孩子們幾乎所有人民都參與其中。街上的不止拿著LBX武器的小孩兒,還有人變成的等身大LBX。
對你沒有看錯。
人變成的。
那些LBX會襲擊人類,而高層們就和那些沒有變成LBX的人說只要殺了那群孩子那些等身大小機器人就會變回原樣。

FIRST BLOOD就是阪阪啦……因為不想與摯(lian)友(ren)打架就一直防守最後在被逼到絕境的時候直接一把抓過金桑的錘子然後往自己身上敲……
接著就是金桑。他對自己殺了愛人(其實阪阪算自殺吧??)的事感到內疚,並且不想被後面的追兵打所以也選擇自我了斷。
弘弘無疑是被裕也殺掉的。
以及裕也在自相殘殺結束後精神失常了好一陣子。
雖然LBX很厲害在武力值上完全比不過蘭的飛鳥也因為不想戰鬥而被密涅瓦的武器直擊心臟……
大概就是這樣吧。
轉世之後的在下面。

星野伴
14歲。
跟前世性格基本上是完全相反,從原本的乖寶寶變成了叛逆小孩,眼睛顏色也由棕色變成淺綠色,左胸和背部都有胎記(其實是前世被錘子打的致命一擊留下的傷口)。
從小在孤兒院生活,四歲左右被養父母收養。
恢復前世記憶是在十歲誤闖藍貓咖啡的時候,誤打誤撞到了藍貓地下之後看到並鬼使神差地摸了阿碦琉斯的武器,因為回憶的信息量太大而昏了過去,醒來就發現自己身上蓋著阿碦琉斯的披風,並且被變成跟成人等身大阿碦琉斯抱著。
然後在離開藍貓的時候順便把自己以前用過的機體武器都順走了。
在恢復前世記憶後發現那些等身大的機器人時不時出現,開始調查之後還打算把所有事情都扛下來……

黑川仁
14歲。
一如既往的優等生。不過這次他爸媽沒死然後也沒有被有錢的爺爺收養不過其實他爸媽本來就很有錢就是了。
髮色變成全黑。所以不要再嘲笑他的殺馬特髮型了好不好!
沒有前世記憶,但是在碰到小伴的右手時會看到對方的回憶或者在想的事情。(小伴限定!!)
在恢復前世記憶後對自己過去所做的事十分愧疚,所以不管怎樣都護著伴不讓他做各種事情。

白石廣
14歲。
跟白石明日香是兄妹(雖然不是親生的)。
一出生就有前世記憶(這就是傳說中的主角光環?)。
跟前世不一樣的地方就是眼睛變成了開了overload之後的金色,平日會帶上眼鏡來做一個小小偽裝。(俗稱裝帥)
跟伴的第一次相遇依舊是在秋生公園。廣大概七八歲的時候自己一人跑到公園裏去,看到了那裏單獨跟一幫五六年級小孩打架的小伴。
雖然想都沒想就衝上去幫忙了卻是第一個被打的。
以及從此以後就跟著伴一起在公園裏打架。
從還未恢復前世記憶的伴口中得知了一些小伴家裏的事。
然後他其實是個妹管嚴。

白石明日香
14歲。
白石廣的妹妹。
雖然不是親生兄妹兩人感情卻比親生的兄弟姐妹要好。
依舊是番茄汁愛好者。
被廣寵得有點小任性,不管發生什麽第一件事就是跑去找哥哥。
不過外表可愛看似天真無邪然後天天黏著哥哥的她好像隱瞞著什麼……?

優等不良(8)

開學啦~~~~
這次好像就在划水😂😂什麼都沒幹的感覺😂😂😂
可能這次有點虐吧。
雖然後面沒有什麼金阪元素看在前半部分的份上依舊打個金阪tag√(你就算沒有金阪也會打金阪tag啦
嗯。
好啦那麽就祝食用愉快√




“?!劉備!”
仁詫異地望著眼前三國塗裝的機體。
“喂那邊的黑髮小子!快點帶著傷員過來!”一個墨綠色頭髮的高大男人向仁揮著手,“被波及到就不好了!快點過來!”
“鄉田你真是吵死了……”一旁圍著圍巾的紫髮男人說道,順便抽出了一張塔羅牌,“不過,事情好像會變得有趣起來呢……”
仁還沒從驚訝中回過神來,伴就先做出了反應。棕髮少年先是費力地撐起身,接著用盡全力狠狠拉了依舊呆在那裏的黑髮少年的袖子一把:“你還傻愣在那裏幹嘛!唔……”
不知道還說是幸運還是不幸,仁因為伴的這一扯躲過了剛才劉備躲開的勇士的一擊,但是整個人也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不好意思……”仁終於回過神來,把伴的左臂繞過自己的脖子後部再放到肩上,右手護住伴的腰,“星野同學,可能會有點痛……稍微忍一下。還走得動嗎?”
“真是的……”伴幾乎整個人倚著仁,喘著氣,“我現在也不得不走吧?幸好身上沒有骨折……唔痛……”
“你們兩個都沒事吧?”
看到兩人到了安全的地方,鄉田半藏率先跑了過去,扶住了傷重的那個。
“麻煩你們了……”
在仁把伴交到鄉田那裏時,伴立刻裝作虛弱的樣子倒在了鄉田懷裏。
畢竟他可不想被懷疑。
再說鄉田絕對會接住他的。
“喂!你沒事吧?”
“唔……還、好……”
“哦……”而一旁的仙道則是挑了挑眉,用著挑釁的語氣問道:“你小子剛剛不是還很精神嗎?怎麼突然就軟下來了?”
棕髮少年暗自瞇了瞇淺綠色的瞳,快速思考著要如何對付這個各種意義上有點難纏的對手。
不過在伴打算開口時,鄉田先發話了。
“喂仙道你個混蛋!沒看到他都受了這麽重的傷嗎!”他一邊托住伴,讓少年以一個更舒服的姿勢靠在自己身上,一邊吼道,“他累了是正常的吧!”
這兩個人……
伴依舊裝出疲憊的樣子,嘴角卻勾起了一個淺淺的弧度。
完全沒有變呢。
好了……
體力也開始恢復了……
雖然有點對不起他們,不過……是時候跑了。
鄉田先不說,重點是要怎麽從仙道的監視(?)下脫身啊……
如果讓阿碦琉斯他們來的話……不行不行!絕對會被認出來的……
伴垂下眼,儘量避開那三個人的目光。
“喂,小子。”
“?!嘶……”
被仙道忽然彎下腰與自己正視的舉動嚇到,伴狠狠顫了一下,卻再次動到身上的傷口。
“你小子絕對在隱瞞什麼吧。”紫髮男人瞇了瞇眼,用著帶了些威嚇性的語氣問道。
不。
不是問。
這是一句肯定句。
該說不愧是仙道大樹嗎?敏銳的洞察力一點也沒變。
棕髮少年咬了咬牙,微微抬起頭,對上了仙道的紫色雙瞳。
“我……”我就是阪啊。
十幾年前跟你們相遇,共同戰鬥,最後又因為過於懦弱而選擇自我了斷的山野阪啊。
然而這些話到了嘴邊,卻被狠狠嚥了下去。
不可以講啊……
不可以再把他們牽扯進來了……
沒錯……
只要我一個人就夠了……
只要我一個人來擔就可以了……
不管這個過程多麼痛苦都沒關係。
痛苦的只需要我一個就夠了。
不管是金,還是弘,還有飛鳥……
全部由我一個人來擔就可以了。
不可以破壞他們的幸福啊……
好不容易轉生、好不容易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不可以就因為這樣把這些都毀掉啊。
伴深深吸了口氣:“……我真的什麽都不知道……只是突然就被那個機器人襲擊了……然後……”
他再次垂下眼,沒有再看身旁的三人。

怎麼還是那麽少啦!!!
感謝各位的小紅心√
有什麽想說的可以留言哦√

優等不良(7)

最近真的懶癌末期了。
然後一下道宗一下勇璃一下建良一下啟人的整個炒雞頹廢😂😂😂
仁桑(金桑)久違的出場√(嗯上次好像就出來了??
然後也感謝大家的支持啦√
祝食用愉快√

(((((這樣一看我寫的真少((((((被打



另一邊。
“星野同學!”
仁小心地接過昏迷不醒的伴,並讓他躺在地上,然後脫下自己的校服外套,蓋住棕髮少年的上半身:“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一旁的裕也蹲下身,把手指放在伴的手腕上:“還有脈搏,不過身體很虛弱……先叫救護車吧。”
“唔……”
“星野同學?”
棕髮少年緩緩睜開淺綠色的眼眸,稍微有些警惕地環視四周:“這裏……”
“星野君,”裕也放下手機,“已經沒事了哦,救護車馬上就來了。”
裕也……?
他為什麼會在這裏?
伴費力地將自己撐起,卻在中途就忽然脫力,倒了回去——幸好仁及時托住了他。
“嘶……”
卻碰到了棕髮少年背上的傷。
“對不起……很痛嗎?”
“沒、事……”
仁一手放在伴沒有傷口的脖頸後部,在支撐他的同時把另一只手收了回來。
“救護車快來了,再忍一下下就好。”
“……嗯……”
不過話說回來……
這次怎麼沒有上次的那個?
仁忽然想起之前無意握住伴的手的時候眼前浮現的那些恐怖畫面。
那次應該是碰到他的手……
要不……再試試看?
可是那位先生……碰到星野同學的時候看上去根本沒有反應啊?
“嘭!”
突如其來的巨響打斷了仁的思考。黑髮少年猛地抬起頭,才發現有什麽擋住了他的視線——
一架拿著短劍和盾的勇士正用那把鋒利的武器指著他。

優等不良(6)

好久沒來了但是我依舊沒寫多少【被打
hiro跟asuka登場啦√
以及hiro你都有這麽可愛的妹妹了看什麽賽西曼【被打
當然是因為人家還想跟裕也一起組團嘛√

SO......

準備好了嗎?

那麽就請往下滑↓↓↓





校外。
“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好像是某一個班級的玻璃忽然裂開了……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麽造成的。”
“真恐怖……他們全班人都沒事吧?”
“好像有一個受了傷,不過其他人都沒事。”
那個孩子……他沒事吧……
“老師。”
山野淳一郎回過頭。
“黑川同學,怎麽了嗎?”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孩子也是……
長得還真像。
“老師,星野同學他……怎麼還沒出來?”

“哦……”伴轉過身,與阿碦琉斯背對背,“這個歡迎隊伍還真是壯觀啊……”
「阪。」阿碦琉斯回過頭,「你的傷口……」
“那個等一下再管。”阪抽出了艾利西昂的武器,“艾利西昂,拜托你了。”
這次卻沒有出現等身大的機器人,取而代之的,是等身大小的武器。
“總之,先把這個包圍圈突破吧。”阪擺出戰鬥的姿勢,“不然我們就只有被從二樓推下去的份了。”
「「是!」」

男人四處看了看,才發現哪裏都沒有伴的身影。
“那孩子……該不會還在裏面……!”
就在這時,一名橘髮少女衝了過來。
“那個……不好意思……”她喘了口氣,斷斷續續地說道,“我的哥哥……好像也在學校裏面……”
“?!”
她繼續說了下去:“我是二年一班的白石明日香(asuka)……我哥哥叫廣(hiro)……”
“白石廣……好像是隔壁班的……”
仁想了想:“是那個每天都會擺中二姿勢喊著‘賽西曼’的藍髮男生嗎?”
“額……”明日香有點害羞地低下了頭,用食指捲起了自己的長髮,“確實是的……”

“真是沒完沒了……”伴揮動著艾利西昂的矛,打退了一台勇士,“再這樣下去會先把體力耗光的……”
「敵人的數量太多了……」阿碦琉斯也踢開了一架角鬥士,「而且阪你的傷……再這樣拖下去的話……」
“都說了先別管這個!現在要專注在……唔!”
棕髮少年的背上狠狠挨了一記。
「阪!」白色騎士在伴倒下前扶住了他,並將他攬進懷裏,「不要再硬撐了……」
“……我沒事……就這種程度的傷……”
伴試圖離開阿碦琉斯的臂彎,卻因為傷口的疼痛幾乎動彈不得。
「都叫你不要逞強了你就安分點吧公主殿下。」艾利西昂的聲音直接傳入伴的腦中,「我們都不想再一次看到跟十幾年前一樣的場景了。」
“艾利西昂……都說了那個稱呼——”
「主人好好休息就好了哦,」阿碦琉斯輕輕扯下伴只剩下前半部分的上衣,幫少年做簡單的處理,「畢竟保護公主大人的安全,是我們騎士唯一的任務啊。如果連這種事情都做不好……還有什麽臉自稱騎士!」
「欸那個只有腳跟有破綻的前輩怎麽可以只有你耍帥啦!」
“阿碦琉斯連你也——嘶……”
身上早已出現幾次擦傷的白色騎士輕輕將自己的披風蓋在少年的背上,並把少年護在懷中,舉起銀白色的長矛:「那麽……就趕快離開這裏吧,公主殿下。」
被騎士護住的棕髮少年咬了咬牙:“艾利西昂,你現在可以參戰吧。”
「可以是可以……等等阪你不會……」
“那就好。艾利西昂,也拜托你了……”
伴輕輕地用著那隻玩具一般的武器敲了一下地面,一陣白光過後,教室裏又出現了一台白色機體。
“這樣的話要突破也會比較容……唔咳……”
啪沙、嘀嗒。
「「阪!!」」
“可惡……已經開始咳血、了嗎……”伴虛弱地用手背抹掉嘴角的紅色液體,“體力也消耗得比往常快……”
「給我讓開!」艾利西昂狠狠踹開一架擋路的機體,轉頭,「阿碦琉斯前輩,趕快把阪帶到安全的地方去!再這樣下去,他會因體力透支而死……」
「我知道了!」羅馬英雄焦急的看了看懷中已經處於半昏迷狀態的棕髮少年,「完全在靠意志力死撐……他這果然是在玩命吧……」接著他抬起頭,「艾利西昂,小心背後!」
「誒?」艾利西昂猛地回過頭去,撞見一台打算襲擊自己的勇士,打算做出防禦的動作,可惜太晚了……
「將勇氣注入炙熱的雙拳,來吧,熱血大爆發!」
勇士的武器在碰到艾利西昂的前一刻停了下來,並滑出了要襲擊艾利西昂的機體的手,掉了下去。
「艾利西昂你沒事嗎!」
「嗯……」
「艾利西昂——」勇士背後忽然竄出了一台藍色塗裝並在肩上夾了兩個大夾子的LBX,「好久不見!」
「額、珀爾修斯?」
啊天哪原來這小子已經被主人傳染了嗎。
「你就是珀爾修斯?」阿碦琉斯抱起伴,快步走向剛才幫助他們的機體,「你的主人……額、大空弘?他在哪?」
“阪桑!”一名藍髮少年衝了進來,看到幾乎快要失去意識的棕髮少年後,立刻跑到了阿碦琉斯面前,“阪桑……阪桑他沒事吧?”
“弘……?”棕髮少年吃力地睜開雙眼,“你……”
“阪桑,快點把他們兩個收回來!”白石廣——也就是被稱為“弘”的藍髮少年焦急地說著,並示意阿碦琉斯把阪放下來,再小心翼翼地把伴揹起,“不然你會……”
“嗯……”伴喘了口氣,“阿碦琉斯……艾利、西昂……先休息一下吧……”
「要休息的是你啊,阪。」
「公主大人也要好好休息哦。」
兩位騎士變回了各自的武器的正常大小——二十公分左右的長度。
“珀爾修斯!”弘往門口的地方退去,“現在先撤退!雖然他們遲早會追來……但是要先爭取一點時間!”
「我知道了!」
珀爾修斯打退了一些擋路的機體後,跟著廣跑出了教室。

“博士!”
山野淳一郎朝聲源望去:“小和君……?你們怎麽都來了?”
青島和也抓了抓頭髮:“聽說這裏發生了一點事情……然後八神先生就把我們召集過來了。”
“所以……”在和也一旁的川村亞美擔心地問道,“現在的狀況……”
這位LBX的發明者轉過了頭,再回過頭來,嘆了口氣:“目前已知的是有兩名學生被困在裏面……可能還有其他學生……”
“那兩個孩子的名字是……?”
“啊,他們……”
“其中有一個是我的同學星野伴,還有一個是隔壁班的白石……”
“還有一個是白石廣!他是我的哥哥……請你們救救他!”
還沒等男人把話說完,仁和明日香就搶答了。
“……就是這樣。”
“我知道了。”一直在一旁不語的灰原裕也走到兩人面前,“話說回來,你們是……”
“我是二年二班的黑川仁。”
“我、我是二年一班的白石明日香……”少女臉上的擔心更加明顯,“請一定要把我哥哥……”
“我知道了。”裕也摸了摸橘髮少女的頭,“那我們就……”
“嘭!!”
“?!”
“哇啊啊啊啊啊啊——”
“哥哥?!”
眾人朝爆炸的地方看去,發現了一名死死抓著教學樓外牆壁凸出來的地方的藍髮少年——以及他另一手拉著的,已經失去意識的星野伴。
“阿碦琉斯·契約!”青島和也立刻拿出黑色機體的武器,“把他們兩個救回來!”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一道紫光閃過,再回到這裏的時候,阿碦琉斯·契約的肩上已經多了兩個人。
“哥哥!”
明日香飛奔過去,上下打量著廣。
“明日香……你看,哥哥平安無事地回來了哦!”
“什麼平安無事!”明日香一把抓過藍髮少年的右手,並啜泣著,“都傷成這樣了……嗚……”
“真真真真的啦!”廣見狀,馬上安慰道,“一點都不痛的!”
“真的?”
“真的哦,”廣伸出另一只手,輕輕揉著妹妹的頭,“我現在不就好好站在這裏嗎?所以不要哭了,臉哭花了就不可愛了啊。”
“嗚……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