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银鱼

隨手涂的阪阪√不過下半身真不會畫就是了😂😂😂

優等不良(8)

開學啦~~~~
這次好像就在划水😂😂什麼都沒幹的感覺😂😂😂
可能這次有點虐吧。
雖然後面沒有什麼金阪元素看在前半部分的份上依舊打個金阪tag√(你就算沒有金阪也會打金阪tag啦
嗯。
好啦那麽就祝食用愉快√






“?!劉備!”
仁詫異地望著眼前三國塗裝的機體。
“喂那邊的黑髮小子!快點帶著傷員過來!”一個墨綠色頭髮的高大男人向仁揮著手,“被波及到就不好了!快點過來!”
“鄉田你真是吵死了……”一旁圍著圍巾的紫髮男人說道,順便抽出了一張塔羅牌,“不過,事情好像會變得有趣起來呢……”
仁還沒從驚訝中回過神來,伴就先做出了反應。棕髮少年先是費力地撐起身,接著用盡全力狠狠拉了依舊呆在那裏的黑髮少年的袖子一把:“你還傻愣在那裏幹嘛!唔……”
不知道還說是幸運還是不幸,仁因為伴的這一扯躲過了剛才劉備躲開的勇士的一擊,但是整個人也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不好意思……”仁終於回過神來,把伴的左臂繞過自己的脖子後部再放到肩上,右手護住伴的腰,“星野同學,可能會有點痛……稍微忍一下。還走得動嗎?”
“真是的……”伴幾乎整個人倚著仁,喘著氣,“我現在也不得不走吧?幸好身上沒有骨折……唔痛……”
“你們兩個都沒事吧?”
看到兩人到了安全的地方,鄉田半藏率先跑了過去,扶住了傷重的那個。
“麻煩你們了……”
在仁把伴交到鄉田那裏時,伴立刻裝作虛弱的樣子倒在了鄉田懷裏。
畢竟他可不想被懷疑。
再說鄉田絕對會接住他的。
“喂!你沒事吧?”
“唔……還、好……”
“哦……”而一旁的仙道則是挑了挑眉,用著挑釁的語氣問道:“你小子剛剛不是還很精神嗎?怎麼突然就軟下來了?”
棕髮少年暗自瞇了瞇淺綠色的瞳,快速思考著要如何對付這個各種意義上有點難纏的對手。
不過在伴打算開口時,鄉田先發話了。
“喂仙道你個混蛋!沒看到他都受了這麽重的傷嗎!”他一邊托住伴,讓少年以一個更舒服的姿勢靠在自己身上,一邊吼道,“他累了是正常的吧!”
這兩個人……
伴依舊裝出疲憊的樣子,嘴角卻勾起了一個淺淺的弧度。
完全沒有變呢。
好了……
體力也開始恢復了……
雖然有點對不起他們,不過……是時候跑了。
鄉田先不說,重點是要怎麽從仙道的監視(?)下脫身啊……
如果讓阿碦琉斯他們來的話……不行不行!絕對會被認出來的……
伴垂下眼,儘量避開那三個人的目光。
“喂,小子。”
“?!嘶……”
被仙道忽然彎下腰與自己正視的舉動嚇到,伴狠狠顫了一下,卻再次動到身上的傷口。
“你小子絕對在隱瞞什麼吧。”紫髮男人瞇了瞇眼,用著帶了些威嚇性的語氣問道。
不。
不是問。
這是一句肯定句。
該說不愧是仙道大樹嗎?敏銳的洞察力一點也沒變。
棕髮少年咬了咬牙,微微抬起頭,對上了仙道的紫色雙瞳。
“我……”我就是阪啊。
十幾年前跟你們相遇,共同戰鬥,最後又因為過於懦弱而選擇自我了斷的山野阪啊。
然而這些話到了嘴邊,卻被狠狠嚥了下去。
不可以講啊……
不可以再把他們牽扯進來了……
沒錯……
只要我一個人就夠了……
只要我一個人來擔就可以了……
不管這個過程多麼痛苦都沒關係。
痛苦的只需要我一個就夠了。
不管是金,還是弘,還有飛鳥……
全部由我一個人來擔就可以了。
不可以破壞他們的幸福啊……
好不容易轉生、好不容易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不可以就因為這樣把這些都毀掉啊。
伴深深吸了口氣:“……我真的什麽都不知道……只是突然就被那個機器人襲擊了……然後……”
他再次垂下眼,沒有再看身旁的三人。

怎麼還是那麽少啦!!!
感謝各位的小紅心√
有什麽想說的可以留言哦√

優等不良(7)

最近真的懶癌末期了。
然後一下道宗一下勇璃一下建良一下啟人的整個炒雞頹廢😂😂😂
仁桑(金桑)久違的出場√(嗯上次好像就出來了??
然後也感謝大家的支持啦√
祝食用愉快√

(((((這樣一看我寫的真少((((((被打





另一邊。
“星野同學!”
仁小心地接過昏迷不醒的伴,並讓他躺在地上,然後脫下自己的校服外套,蓋住棕髮少年的上半身:“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一旁的裕也蹲下身,把手指放在伴的手腕上:“還有脈搏,不過身體很虛弱……先叫救護車吧。”
“唔……”
“星野同學?”
棕髮少年緩緩睜開淺綠色的眼眸,稍微有些警惕地環視四周:“這裏……”
“星野君,”裕也放下手機,“已經沒事了哦,救護車馬上就來了。”
裕也……?
他為什麼會在這裏?
伴費力地將自己撐起,卻在中途就忽然脫力,倒了回去——幸好仁及時托住了他。
“嘶……”
卻碰到了棕髮少年背上的傷。
“對不起……很痛嗎?”
“沒、事……”
仁一手放在伴沒有傷口的脖頸後部,在支撐他的同時把另一只手收了回來。
“救護車快來了,再忍一下下就好。”
“……嗯……”
不過話說回來……
這次怎麼沒有上次的那個?
仁忽然想起之前無意握住伴的手的時候眼前浮現的那些恐怖畫面。
那次應該是碰到他的手……
要不……再試試看?
可是那位先生……碰到星野同學的時候看上去根本沒有反應啊?
“嘭!”
突如其來的巨響打斷了仁的思考。黑髮少年猛地抬起頭,才發現有什麽擋住了他的視線——
一架拿著短劍和盾的勇士正用那把鋒利的武器指著他。

優等不良(6)

好久沒來了但是我依舊沒寫多少【被打
hiro跟asuka登場啦√
以及hiro你都有這麽可愛的妹妹了看什麽賽西曼【被打
當然是因為人家還想跟裕也一起組團嘛√

SO......

準備好了嗎?

那麽就請往下滑↓↓↓







校外。
“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好像是某一個班級的玻璃忽然裂開了……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麽造成的。”
“真恐怖……他們全班人都沒事吧?”
“好像有一個受了傷,不過其他人都沒事。”
那個孩子……他沒事吧……
“老師。”
山野淳一郎回過頭。
“黑川同學,怎麽了嗎?”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孩子也是……
長得還真像。
“老師,星野同學他……怎麼還沒出來?”

“哦……”伴轉過身,與阿碦琉斯背對背,“這個歡迎隊伍還真是壯觀啊……”
「阪。」阿碦琉斯回過頭,「你的傷口……」
“那個等一下再管。”阪抽出了艾利西昂的武器,“艾利西昂,拜托你了。”
這次卻沒有出現等身大的機器人,取而代之的,是等身大小的武器。
“總之,先把這個包圍圈突破吧。”阪擺出戰鬥的姿勢,“不然我們就只有被從二樓推下去的份了。”
「「是!」」

男人四處看了看,才發現哪裏都沒有伴的身影。
“那孩子……該不會還在裏面……!”
就在這時,一名橘髮少女衝了過來。
“那個……不好意思……”她喘了口氣,斷斷續續地說道,“我的哥哥……好像也在學校裏面……”
“?!”
她繼續說了下去:“我是二年一班的白石明日香(asuka)……我哥哥叫廣(hiro)……”
“白石廣……好像是隔壁班的……”
仁想了想:“是那個每天都會擺中二姿勢喊著‘賽西曼’的藍髮男生嗎?”
“額……”明日香有點害羞地低下了頭,用食指捲起了自己的長髮,“確實是的……”

“真是沒完沒了……”伴揮動著艾利西昂的矛,打退了一台勇士,“再這樣下去會先把體力耗光的……”
「敵人的數量太多了……」阿碦琉斯也踢開了一架角鬥士,「而且阪你的傷……再這樣拖下去的話……」
“都說了先別管這個!現在要專注在……唔!”
棕髮少年的背上狠狠挨了一記。
「阪!」白色騎士在伴倒下前扶住了他,並將他攬進懷裏,「不要再硬撐了……」
“……我沒事……就這種程度的傷……”
伴試圖離開阿碦琉斯的臂彎,卻因為傷口的疼痛幾乎動彈不得。
「都叫你不要逞強了你就安分點吧公主殿下。」艾利西昂的聲音直接傳入伴的腦中,「我們都不想再一次看到跟十幾年前一樣的場景了。」
“艾利西昂……都說了那個稱呼——”
「主人好好休息就好了哦,」阿碦琉斯輕輕扯下伴只剩下前半部分的上衣,幫少年做簡單的處理,「畢竟保護公主大人的安全,是我們騎士唯一的任務啊。如果連這種事情都做不好……還有什麽臉自稱騎士!」
「欸那個只有腳跟有破綻的前輩怎麽可以只有你耍帥啦!」
“阿碦琉斯連你也——嘶……”
身上早已出現幾次擦傷的白色騎士輕輕將自己的披風蓋在少年的背上,並把少年護在懷中,舉起銀白色的長矛:「那麽……就趕快離開這裏吧,公主殿下。」
被騎士護住的棕髮少年咬了咬牙:“艾利西昂,你現在可以參戰吧。”
「可以是可以……等等阪你不會……」
“那就好。艾利西昂,也拜托你了……”
伴輕輕地用著那隻玩具一般的武器敲了一下地面,一陣白光過後,教室裏又出現了一台白色機體。
“這樣的話要突破也會比較容……唔咳……”
啪沙、嘀嗒。
「「阪!!」」
“可惡……已經開始咳血、了嗎……”伴虛弱地用手背抹掉嘴角的紅色液體,“體力也消耗得比往常快……”
「給我讓開!」艾利西昂狠狠踹開一架擋路的機體,轉頭,「阿碦琉斯前輩,趕快把阪帶到安全的地方去!再這樣下去,他會因體力透支而死……」
「我知道了!」羅馬英雄焦急的看了看懷中已經處於半昏迷狀態的棕髮少年,「完全在靠意志力死撐……他這果然是在玩命吧……」接著他抬起頭,「艾利西昂,小心背後!」
「誒?」艾利西昂猛地回過頭去,撞見一台打算襲擊自己的勇士,打算做出防禦的動作,可惜太晚了……
「將勇氣注入炙熱的雙拳,來吧,熱血大爆發!」
勇士的武器在碰到艾利西昂的前一刻停了下來,並滑出了要襲擊艾利西昂的機體的手,掉了下去。
「艾利西昂你沒事嗎!」
「嗯……」
「艾利西昂——」勇士背後忽然竄出了一台藍色塗裝並在肩上夾了兩個大夾子的LBX,「好久不見!」
「額、珀爾修斯?」
啊天哪原來這小子已經被主人傳染了嗎。
「你就是珀爾修斯?」阿碦琉斯抱起伴,快步走向剛才幫助他們的機體,「你的主人……額、大空弘?他在哪?」
“阪桑!”一名藍髮少年衝了進來,看到幾乎快要失去意識的棕髮少年後,立刻跑到了阿碦琉斯面前,“阪桑……阪桑他沒事吧?”
“弘……?”棕髮少年吃力地睜開雙眼,“你……”
“阪桑,快點把他們兩個收回來!”白石廣——也就是被稱為“弘”的藍髮少年焦急地說著,並示意阿碦琉斯把阪放下來,再小心翼翼地把伴揹起,“不然你會……”
“嗯……”伴喘了口氣,“阿碦琉斯……艾利、西昂……先休息一下吧……”
「要休息的是你啊,阪。」
「公主大人也要好好休息哦。」
兩位騎士變回了各自的武器的正常大小——二十公分左右的長度。
“珀爾修斯!”弘往門口的地方退去,“現在先撤退!雖然他們遲早會追來……但是要先爭取一點時間!”
「我知道了!」
珀爾修斯打退了一些擋路的機體後,跟著廣跑出了教室。

“博士!”
山野淳一郎朝聲源望去:“小和君……?你們怎麽都來了?”
青島和也抓了抓頭髮:“聽說這裏發生了一點事情……然後八神先生就把我們召集過來了。”
“所以……”在和也一旁的川村亞美擔心地問道,“現在的狀況……”
這位LBX的發明者轉過了頭,再回過頭來,嘆了口氣:“目前已知的是有兩名學生被困在裏面……可能還有其他學生……”
“那兩個孩子的名字是……?”
“啊,他們……”
“其中有一個是我的同學星野伴,還有一個是隔壁班的白石……”
“還有一個是白石廣!他是我的哥哥……請你們救救他!”
還沒等男人把話說完,仁和明日香就搶答了。
“……就是這樣。”
“我知道了。”一直在一旁不語的灰原裕也走到兩人面前,“話說回來,你們是……”
“我是二年二班的黑川仁。”
“我、我是二年一班的白石明日香……”少女臉上的擔心更加明顯,“請一定要把我哥哥……”
“我知道了。”裕也摸了摸橘髮少女的頭,“那我們就……”
“嘭!!”
“?!”
“哇啊啊啊啊啊啊——”
“哥哥?!”
眾人朝爆炸的地方看去,發現了一名死死抓著教學樓外牆壁凸出來的地方的藍髮少年——以及他另一手拉著的,已經失去意識的星野伴。
“阿碦琉斯·契約!”青島和也立刻拿出黑色機體的武器,“把他們兩個救回來!”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一道紫光閃過,再回到這裏的時候,阿碦琉斯·契約的肩上已經多了兩個人。
“哥哥!”
明日香飛奔過去,上下打量著廣。
“明日香……你看,哥哥平安無事地回來了哦!”
“什麼平安無事!”明日香一把抓過藍髮少年的右手,並啜泣著,“都傷成這樣了……嗚……”
“真真真真的啦!”廣見狀,馬上安慰道,“一點都不痛的!”
“真的?”
“真的哦,”廣伸出另一只手,輕輕揉著妹妹的頭,“我現在不就好好站在這裏嗎?所以不要哭了,臉哭花了就不可愛了啊。”
“嗚……嗯。”

不行了我這樣遲早要被笑死23333

優等不良(5)

我又來了。
阪阪身上的傷我看著都覺得痛。
然而這一次沒有仁的戲份。
以後還可能會有LBX x 阪阪系列。
還有為嘛我在便籤上看著好多發上來就這麽少啊?
算了不管了。
雖然沒有金阪我還是打個金阪tag吧。

READY?



GO!





“嘭!”
幾乎是在伴話音落下的那一瞬間,教室裏的窗戶全都被炸碎了開來。

“唔……”
山野淳一郎做夢也不會想到,一陣爆炸之後,他會發現自己已經死去的兒子竟然趴在自己的身上。
這差點讓他以為自己已經死了。
啊呸。
那是自己跟兒子長得神似的學生。
“星野同學?”
“嗯……”
伏在老師身上的伴緩緩睜開了眼,在意識到自己已經趴在他身上之後,立刻支起了身,卻又忽然軟倒在他的懷裏。
“星野同學?!”
“我沒事……”伴深吸了一口氣,咬了咬牙,一手將自己的身體撐起,一手抓住講臺的邊緣,搖搖晃晃地站起。
其他人也陸陸續續從地上爬了起來。
“星野同學……你的背……”
當一個女生指著伴的背部用著顫抖的聲音說著這句話的時候,全班同學都把視線投向了站在講臺上的棕髮少年。
“好可怕……”
另一位女同學捂住了眼睛。
伴背上的布料因為剛才的爆炸已經毀掉了大半,裸露出的皮膚也被那些飛濺到講臺附近的玻璃碎片割傷,卻隱隱約約還能看見隱藏在那些傷痕後的比皮膚顏色稍深一點的色塊……
但是星野伴卻好像完全沒有感覺到疼痛。
難道……這孩子是為了保護我……
就在山野淳一郎打算讓伴趕快到醫務室去包紮的時候,少年卻轉了過去,面向那些被炸碎的窗戶。
“山野老師。”
他的聲音並沒有像平常那樣慵懶。
“怎麽了?”
“請立刻……帶其他人離開。”
“那你……”
“不要廢話了快點!”伴回過頭,雖然逆光,卻也能看見他猛地收縮的淺綠色的瞳孔,他的音量忽然增大了許多,“也趕快通知其他班的同學,儘快撤離學校!”
就好像在畏懼著什麽,但是又不得不去面對一樣。
“……我知道了。”

星野伴望著前世父親離開教室的背影,松了一口氣。
“那麽……我也有要做的事情呢,”他在口袋裏稍微摸索了一下,拿出了一隻和鉛筆差不多大小的矛,“今天就拜托你了……”
“阿克琉斯!”

優等不良(4)

好累哦。
我不想說話了。
總之這是金阪。
金阪金阪金阪。


READY?





GO!

接下來的幾天,都很和平。
……除了天天連跑去天台躺一躺翹翹課都會被那個優等生阻止以外。
這簡直就是一點自由都不給我的節奏嘛!
星野伴一邊鼓著嘴一邊怨念地死盯著坐在自己前面的黑川仁的後背。
“……怎麽了?”
好像是感覺到了背後的怨氣,仁回過了頭,正視著半睜著眼、趴在課桌上的伴。
“沒什麽。”
這麽說著,伴立刻別過了頭,避開了前桌黑髮少年的目光。

……原來,你已經變得這麽耀眼了啊。
耀眼到,我已經不敢直視你那灼熱的視線。
那麽……我也已經不配站在你的身邊了吧。
你也沒有必要……施捨於我、憐憫這樣骯髒的我。
把我丟在那裏……就好了。
因為啊……我已經不值得了……
已經……不值得你愛了……
甚至……也不值得你關心了吧……

“……野……星野同學。”
“啊。”
星野伴抬起了頭,茫然地望著講臺上一臉嚴肅的山野老師。
慘了。
剛剛爸在講啥我啥都沒聽啊。
縱使腦裏幾乎一片空白,伴還是乖乖站了起來。
“你上來解這一道题。”
又來啊?!
爸爸你這星期我每次上課你就每次這樣整我我前世跟你結下了什麼仇嗎應該是你欠我才對啊!
伴嘆了口氣,慢慢向講臺走去。
忽然——
“?!”
這股氣息!
前一秒還懶懶散散的棕髮少年倏地睜大了雙眼,猛地向講臺衝去。
“都給我趴下!”

優等不良(3)

耶我又來了。
哇我這次寫的有點多。(what?)(沒有好吧)
小伴哭了小伴不要哭到我懷裏來我去打仁桑(x)
仁桑表示他對前世一無所知。
不要看小伴平常那張poker face其實他很可愛的跟阪阪一樣可愛。
這是金阪。
這是金阪。
這是金阪。

レディー?





ゴー!!

……於是我們的阪桑哦不小伴就這樣邊裝睡邊心驚膽跳地度過了一整天。
好不容易熬(shui)到放學後……
教室裏的嘈雜聲漸漸減少,逐漸安靜下來,正當伴認為人都已經走光,打算起身離開的時候……
“嗚哇啊!!”
一抬頭一睜眼就看到了黑川仁的臉。
“終於睡醒了嗎。”
“為、為什麼你會在這裏啊!”
“等你啊。”
“蛤?!”你等我幹嘛?
“……等你帶我參觀學校。”……不過實際上只是不想跟那群花痴在一起而已。
“那麽多女生嚷嚷著要帶你參觀學校呢你幹嘛……喂!”
仁一把抓起伴,硬是把他拽了起來。
“說了帶我去……唔?!”
黑發少年的紅瞳猛地收縮,然後猛地閉上了眼睛。
伴見狀,立刻慌忙地抽開了自己被仁握著的手。
過了幾秒後,仁才緩了過來。
“……沒事吧?”
少年睜開雙眼,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伴。
這是他今天第一次看到的,有表情的伴。
擔憂、恐懼、小心翼翼……還有……悲傷?
“……沒事。”
“那就好。”伴松了一口氣,又變回了平常那張撲克臉,隨後拿起書包,“快走吧,你不是要去參觀嗎?”

“……這裏就是天台了。”
“蠻大的啊……”
“……我敢打賭它絕對沒有你們家儲物間大。”伴白了仁一眼。
“雖然我很想否認,但是這是事實。”
“不過是不會有人來這裏的。”
“誒?”
“這是我的地盤。”伴這麽說著,走到天台中間,躺了下來,“雖然是這麽說……其實它平常都是拿來逃課用的。”
“話說回來……”仁走到伴的身旁,坐了下來,“你今天都沒有逃課呢,一直都在睡覺。聽同學們說你在山野老师上課的時候就一定會消失……那是真的嗎?”
“是啊,不過……今天忽然想聽課了。”伴起身,抬起頭望著橙紅色的天空,“其實爸……山野……老师講的課還是不錯的。”
仁轉過頭看著棕髮少年,正好撞見他淺綠色的瞳裏充斥著小小的憂傷。
“確實……”
“好了,快走吧,我不太喜歡有除我以外的人待在這裏。”
伴這麽說著,站了起來,走到了樓梯間。

又過了一段時間……
“……大概就是這樣了。你還有什麽想問的嗎?”
仁沉默了一會兒,搖了搖頭。
“那我也差不多要回去了,你也快走吧,那輛豪車都在校門口等了好久了。”
說罷,伴徑直向校門走去。
“我知道了,謝謝你今天帶我參觀。明天見。”
“……明天見。”

“少爺,請問發生什麽事了?”坐進車裏之後,管家問道,“天都已經黑了您才過來……這樣您的父母會擔心的。”
“今天放學後去參觀校園了。”仁繫上安全帶,“明天不會這樣了。”
又跟管家聊了幾句後,仁陷入了沉思。
那時候……到底是什麽回事……
拿著武器追趕的群眾、滿身的鮮血、漆黑的小巷,還有……等身大小的玩具武器?
星野伴……他到底經歷過什麼……

公園裏。
“還真的是你……”伴坐在長椅上,望著漆黑的夜空,喃喃自語著,“什麽嘛……我不是都已經說了嗎……在我們的墳墓前……‘不要再來找我了’那句話……你到底有沒有聽啊……”
大滴的淚珠,不可抑制地從眼角滾落。
“……金……”

優等不良(2)

上一篇的續。
然而這章啥都沒講。(廢話一堆)
好的金桑叫仁阪阪叫伴。
金阪金阪金阪。
結局都還沒想好我就來發也是醉了。
READY?

GO!!


美空二中。
“吶,你們聽說了嗎?”
“什麽什麽?”
“就是轉學生啊!”
“誒?有轉學生?”
在教室的角落裏,一名趴在課桌上的棕髮少年緩緩抬起了頭,瞇了瞇淺綠色的眼眸。
“轉學生嗎……”
好像會變得很有趣呢……

“好了!”班主任走了進來,拍了拍手,“都安靜下來,今天有一位新同學來到這個班級,大家要好好跟他相處哦!”
老师剛說完這句話,講臺下面就引起了一片小小的騷動。
“誒?!他……難道不是美女嗎?!可惡!”
“會不會是帥哥啊?”
“如果是的話,我一定要帶他參觀校園!”
就在大家討論的時候,教室的們被拉開了。
教室裏頓時鴉雀無聲。
在角落的棕髮少年也慵懶地睜開眼睛,抬起頭,望向拉開門的人。
……金?!
……不對,不可能是他……
看著門口和海道金有著九分相似的人,棕髮少年默默地倒抽了一口涼氣。
……畢竟劉海不是白的……
正當他打算閉上眼,繼續睡覺時,黑髮少年已經站在他的面前:“你是……星野同學吧。”
“……怎麽了嗎?”
教室裏瞬間又沸騰了起來。
“不會吧……黑川同學……竟然會和那家夥打交道?”
“真是人不可貌相欸……”
“我的仁大人!我等一下一定要把他救回來!”
“……”

然而仁並沒有理會其他人,只是向棕髮少年伸出了右手。
“我叫黑川仁。你的名字是……?”
“星野伴。”棕髮少年打了個哈欠,趴會課桌上,“……握手什麽的還是免了吧。”
……畢竟如果被碰到的話,会發生什麽事情都不知道啊……
少年在心裏補了一句。
“是嗎……我從今天開始就會坐在你前面了,請多指教。”
“哦。”伴這麽回應著,又開始閉目養神。
……等等。
他要坐我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