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橋段集合體

最近的阪君(附加金君)們!

優等不良(13)

我已經不知道我在寫什麽了。

順便艾特一下人 @(:◎)≡

我是說真的restart我還是得補不然你們大概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麽。


下面正文↓





拾叁

“阪桑……?阪桑!!”

終於等到戰鬥結束的白石廣急急忙忙跑向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星野絆。

廣蹲下身,把絆的一條手臂搭在自己肩上,又扶住棕髮少年的背部——本來快要癒合的傷口卻又一次被劃開,鮮血被雨水沖刷下去,將草地染上淡淡的紅色。

“阪桑,再堅持一下……”廣起身,把星野絆帶到橋下避雨,“在雨停之前,先在這裡躲一下吧。”

“……弘……?”

剛恢復意識沒多久的絆虛弱地睜眼,有些疑惑地望向一旁的藍髮少年。

“力量。”白石廣輕輕把星野絆按在自己懷裡,免得他又做出什麼出格的事,“幫我把阪桑的武器撿回來。”

「哥哥是吧。我知道了。」

藍髮少年正要拿出武器的時候,絆掙脫了廣的手臂,搖晃著站了起來。

“阪桑!?等等……”

棕髮少年走出遮蔽處,任憑傾盆大雨打濕自己的頭髮、衣物和身體,緩慢走到剛才被自己丟開的武器前。

“真是對不起……你摔疼了吧。”

他蹲下身,伸手拾起沾上泥水的,已經變回原樣的矛,輕柔地用手擦去髒污。

絆本想就這樣站起,走回橋下,怎料到眼前忽然一黑,腿腳發麻,使不上力——就這樣直直倒在地上,泥水濺了一身。

少年卻仍死死把那隻矛護在胸前。

“阪桑!”廣也顧不上大雨了——雖然他本來就被淋了個半溼,“太亂來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使的力,慌亂之中就把星野絆抱了回去。

“抱歉……突然沒力了……”

絆還是感到自己渾身無力,只能依靠著氣呼呼卻又不敢訓斥的藍髮少年。

“阪桑你真的是……”

白石廣欲言又止。他嘆了口氣,抬起頭,望著傾盆大雨,又把星野絆錮得緊了一點。

「阪,我剛才已經通知『他們』了。」

米澤爾的聲音在腦海裡響起。

“……弘。”

“怎麽了阪桑。”

“快點回去。”

這句話一下子就把廣心中的怒火點燃——雖然他之前已經很多次聽過絆這麽說了,但這次,他絕對不會妥協。

“回去?那阪桑你呢?”

“我自有——”

“阪桑你的身體已經那麽虛弱了!你還能做什麽!”

這小傢伙今天怎麼這麽激動呢。

絆一邊吐槽著,一邊繼續跟弘鬥嘴。

但他可不想再拖下去。

“……我不會有事的。”

“不會有事?怎麽可能!”一聽到星野絆又一次要把自己推到一旁,一個人解決一切的時候,藍髮少年氣不打一處來,“今天在教室裡的事,阪桑已經忘記了嗎!如果我沒去找你的話——”

不知是雨變小的緣故,還是因為廣的情緒激動,他的聲音蓋過了雨聲。

“我都說了,我自有打算。”棕髮少年冷冷的聲線打斷了即將發飆的廣,“快點回家吧,你的父母會擔心你的。”

“可是——”

“回去。”

廣好像還想說些什麽,卻咬了咬牙,鬆開了抱著棕髮少年的手臂,噌地站了起來。

“好啊!既然阪桑那麽想一個人!”白石廣顫抖著,金紅色的眸子怒瞪著躺倒在草地上,卻又無力爬起來的星野絆,“你就在這裡待到死為止好了!”

吼完這句話之後,廣卻後悔了——至少他不應該在絆的面前提起“死”這個字。

“……趁雨小的時候快點走吧。注意不要感冒。”

還沒等絆把這句話說完,廣就直接轉過身,跑了出去。

「這樣好嗎?他好像很生氣。」

“不會有事的……”絆撐起了身——幾乎又差點滑下去,靠著橋樑,“要是他打算就此退出……不是更好嗎?”

「也是。」

沉默。

輪胎快速滾過地面的聲音由遠而近,並在橋的旁邊停了下來。

好像有什麽人打開車門,向著躲在橋下的少年走去。


醫院。

黑川仁的病房裡。

“原來你注意到的是那對兄妹?”仙道大樹把玩著抽出來的塔羅牌,“我倒覺得那個失蹤的小鬼挺可疑的。”

“星野……絆,麽。”青島亞美推了推眼鏡,“他的名字還真容易唸錯。”(注:絆在日文裡比較常見的讀音是kizuna而不是ban)

“沒錯,那小子絕對有所隱瞞。不然他怎麽可能留在學校大樓裡?博士還說他是自願留下來的。”

“那他在學校的表現怎麽樣?”

“一個妥妥的不良學生。聽同學說翹課打人吸菸喝酒什麼都做過,不過大部分都是傳言吧。”仙道好像感到有些不悅,收起了手上紫色的卡牌,“我去盤問過他的小弟們了,他們還抱怨那小子不讓他們打架。”

“你收集情報的能力還真是……”

“當然,那邊那個壯漢也幫了不少忙。”他瞥了眼坐在椅子上,守著仁的鄉田半藏,“不然你到的時候我們可能還趕不過來。”

“仙道,”亞美環視了一下病房,視線又回到仙道大樹身上,“你懷疑那孩子的原因應該還不止這些吧。”

“啊啊,其實那小子,”紫髮男人頓了頓,“雖然這只是我的直覺——星野絆的身上,有‘他’的影子。”




小孩子才做選擇。
我是大人我兩個都要www

【公然告白】
太陽みたいな君が大好きだ。
最喜歡如同暖陽一般的你了。
阪阪是天使!!❤️❤️❤️最喜歡他了!!

我求求你們了別拯救世界去秀恩愛好不好

能夠拯救我的只有濾鏡了。

之前那張的上色版(我還是喜歡數學講義上的。
後面lbx擬人及女裝有(私設慎點。

((就是喜歡給小艾套上那種特別少女的衣服x

【亂塗】
阪君可愛。他真可愛。
【來自阪君的危險發言】

優等不良(12)

@(:◎)≡
偷偷虐了一波秋葉原組隊吵架三人組√
hiro冷靜hiro冷靜
小絆血條見底警報qwqq
(沒事兒他會活的。
((以及不會描寫戰鬥場面XDD
(((那你還寫

“仙道你個混蛋說什麽?”
“在說你真沒用啊鄉田!這次不僅沒保護好小鬼,而且還把眩暈手雷跟D蛋弄丟了!”
青島亞美一到醫院,就看見那對冤家吵得不可開交。
“你們兩個,”她嘆氣,想著這大概是自從阪離開後,沒人勸的第七千八百六十三次——而且還只是在她面前而已,“別吵了,這裡是醫院。”
““你說什麽?!””
“你們就省省吧。”亞美深吸了一口氣,“阪已經不在了。”
聽到了同伴的話,鄉田低下了頭,而仙道只是嘖了一聲,卻也沒再跟對面的死對頭鬥嘴。
“……黑髮的孩子怎麽樣了?”
幾秒的沉寂後,亞美發話了。
“還沒醒呢,大概是受到的刺激太大了吧。”仙道冷笑,“畢竟這是他第一次看見那種東西。”
“我們那個時候,連緩衝的時間都不給呢。”
“你們那邊怎麽樣了?”
“還沒平定下來,現在八神先生在壓媒體跟群眾。”
“叫絆的小鬼呢。”
“還沒找到……順帶一提,那對兄妹也走了。”亞美推了推眼鏡,“我倒是注意到一些事情……”
“有意思。”仙道抽出一張塔羅牌,“說來聽聽吧,我也有些事要講。”

“阪桑!”
白石廣急急忙忙跑到了河川敷,卻只看見一個綠色橢球狀的東西。
“這是……D蛋!?”
他跑到綠色的“牆壁”前,伸出手,打算觸碰。
「弘!不可以碰!」珀爾修斯急切的聲音傳來,「這東西的作用絕對不只是阻隔這麽簡單。」
轟鳴聲又一次從裡面傳出。
“這個聲音……爆炸?”
「但也不是火箭炮那類的……應該是道具吧。」
“那阪桑不就……!”
白石廣焦急起來,再次打算衝進去。
「弘,冷靜。」伊卡洛斯•力量在即將被弘叫出來的時候發話了,「哥在裡面,他還活著。」
“那阪桑還沒事嗎?”弘的雙手握拳,漸漸收緊,指甲陷入肉中。
「現在想這些也沒用。」他也不敢下判斷,「我們只能等戰鬥結束了,相信他吧。」
藍髮少年低頭,過了幾分鐘後,他嘆了口氣,無奈地鬆手,退到離場地五米開外的地方。
“阪桑……請一定要平安無事……”

D蛋內。
棕髮少年手持伊卡洛斯•零式的武器,向拿著手槍的勇士衝去。
那台機甲舉起武器,向阪連續開了三槍。
“唔!”
絆往旁一翻,滾到一旁的草地上,卻還是被子彈擦到了大腿。
“不過這下……你的子彈可就沒了吧!”
他喘著粗氣,接著往敵人那裡跑去。趁著勇士換彈夾的時候,在它的胸甲上,用零式的矛劃了幾道。
勇士往後跳去,並把槍換成了劍和盾。
「近戰嗎……阪!你的身體最多只能再撐五分鐘!」
“我知道……”少年咳了兩聲,鮮血也隨之從嘴角滴下,“可是我不能殺了……這個無辜的人。”
他一個跨步向前,用矛打掉了淺灰色機體的盾牌。
“這下就——!”
——然後用自己的武器割破了敵人的胸甲。
“第四個……嗯!?”
一陣刺痛。
絆往下看去——一把苦無刺入了自己的腹部。
“可惡……忽視了一旁的女忍者嗎……”
接著,一台黑色的速度型機體竄到了棕髮少年的面前,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拔出匕首後又往少年的胸口劃了一道——
“唔——!”
“嘭!”
一顆子彈同時貫穿了絆的左肩。少年倒在了草地上,鮮血淋漓。
“狙……擊,嗎。這還真像他們兩個啊……”
絆的腦海裡浮現出自己過去的兩個夥伴——也是陪伴自己最久的兩個友人。
面對一步步逼近的鬼女忍者與獵人牙,少年用僅剩的一點力氣,丟開了伊卡洛斯•零式的武器。
「阪!?」零式驚訝的聲音傳入阪的耳中,「你要做什麽!」
然後他看見了——絆悄悄靠近自己皮帶上扣著的、僅剩一個的眩暈手雷的手。
“當然是要……這樣了!”
少年無力地用指尖彈了一下小型道具——磁場伴隨著刺目的白光和爆炸聲,一下爆發開來,麻痺了離絆一米遠的兩台機體。
——處在爆炸最中心的少年也理所當然無法避免,被電磁波麻痺了身體。
“這樣就……結……束……了吧……”
經歷完一場生死戰的少年閉上了綠寶石一般的眼眸。
綠色的牢籠也同時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