蘿蔔_堅決不當指考戰士

優等不良【RESTART】(6)

@(:◎)≡
鹹魚了這麼久的我又不要臉的來了x
事實證明大家都喜歡調戲阪阪emmmmm好吧米澤爾你大概就是元兇。
發完文溜了溜了x


「不過說真的,MK2你的聲音都沒變……」伴索性閉上雙眼,「對了,大家過得怎麼樣?」
一片靜默。
「……怎麼了嗎?」
『……沒事……』
「真的?」
『嗯……』
「……你再不說實話的話我就要叫你出來了。」男孩睜開眼,拳頭也漸漸收緊,「其他人……弘和飛鳥,還有金……他們到底——」
『他們都死了哦,跟你一樣。』一道有些輕挑又帶了點玩味的電子音響起。
「誒……這個聲音……」
『你不會連我的事都沒有想起來吧?山野阪。』
「……不要說傻話了,我可是把你記得清清楚楚啊,」伴頓了一下,「米澤爾。」
『那就好。』
「你不會又要說什麼製造完美世界吧?」
『嗯……誰知道呢?』
「……」伴低下頭,沉默了一會兒,又抬起了頭,「那金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你總該知道了吧?米澤爾·奧雷基昂。」
『正如我剛才所說的那樣,他們幾個都死了——人類還真是脆弱的生物。』
男孩咬了咬下唇。
見星野伴緘口不言,米澤爾繼續講了下去:『海道金也真是個蠢蛋——明明只要把山野阪的尸體丟在那裡,拿起特立頓的海錨,跟那群無知的群眾戰鬥就還有一線生機……沒想到他竟然選擇——』
「……夠了!!」
伴全身顫抖著。他使出幾乎全部的力氣吼出了這句話。
狹小的地下室裡,瞬間變得安靜。在稚嫩的回音消失後,更是如此。
男孩不相信,更準確的來說,是不願相信這個事實。如此這般強大的海道金竟然死了?而且還是在山野阪自殺之後?
……不,這也並非沒有道理。星野伴漸漸冷靜下來。他其實比誰都還要清楚,金的精神方面並沒有他人認為的那麼堅強,而自己,也正如他所說的,是他的精神支柱。
『我的生命中不能沒有阪君。』
與變革者的決戰結束後,海道金曾在日蝕號上,對和自己一起坐在休息室床上的山野阪這麼說道。
那時候的自己還很青澀,沒有全懂海道金說的話語。
『……我也是,如果沒有金的話,一定不能撐到最後吧……』
自己倚靠在海道金的肩上,紅腫著眼眶,帶著哭腔勉強說完了這句話。
那時候的自己當然沒能理解這是來自海道金的第二次告白——雖然第一次,也就是金說要加入探索者的時候自己也比較鈍感,從而沒能發覺黑髮少年的話中話就對了。
至於一年後,自己才在川村亞美的旁敲側擊下明白金對自己的感情,並在和金再次相遇之後十分尷尬什麼的都是後話。

『冷靜下來了?』
米澤爾看著男孩握緊的拳頭漸漸放鬆,覺得有些好笑。
人類果真都是些奇怪的生物——他這麼想到。
總是抱有不必要的情感,擅自做出毫無意義的事情,最後也總是在遺憾中凋亡……
米澤爾在作為人工智能「亞當」和「夏娃」所製造出的電腦病毒誕生之時,就把世界上從過去到現在所有人的資料都瀏覽了一遍——並在最後做出了這樣的結論。
所以,當看見山野阪用滿足的笑容來迎接死亡的時候,他一直所深信的結論動搖了——至少在最後一點上。

星野伴長長的呼出一口氣,才緩緩說出話來:「已經沒事了……那——」
『我知道,另外兩個吧。』
「嗯。」伴低著頭,低聲說道,「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畢竟一個是自己的愛徒,另一個跟自己一樣,是阿爾特美斯的冠軍。
『是麼。那我就說了。』米澤爾淡淡的回答道,『從大空弘開始吧……跟你和海道金那傢伙一樣,他對上了灰原裕也。』
「誒……!」就算提前做好心理準備,星野伴還是吃了一驚,「那裕也他——」
『把我的[哥哥]殺死了,就是這樣。』米澤爾依舊用不咸不淡的口氣講著,『不過灰原裕也在親手結果戀人的性命後,用珀爾修斯雙劍的其中一把,砍斷了自己的左臂。』
男孩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可能是比自己和金還要悲慘的結局吧——他想。
他雖然理解不了裕也當時的心情,卻也大概知曉親自對自己最愛之人下手並且親眼看著他消逝的感覺——簡直糟得透頂。
藉著這次機會,他再一次回想起了那隻沒能夠到的,寬大的、溫暖的手,以及消失在烈焰中的紫色髮絲。
『至於古城飛鳥……』米澤爾的聲音把伴拉回了現實,『被花咲蘭殺死了。如果她肯抗爭一下的話,結果說不定會被改變呢。』
「所以說、是不肯下手嗎。」
『算是吧。』
伴暗自嘆了口氣。
那兩人也算是一對好姐妹了……
他的腦海裡浮現出米澤爾事件結束前,古城飛鳥吵著要去花咲蘭家裡的道場玩的情景。
『又怎麼了?』
「沒什麼……比起這個,現在外面雨停了嗎?」伴從長椅上下來,走到了放著武器的台子前,「再不回去的話我就慘了。」
『說的也是啊,畢竟主人有那樣刁難人的父母。』在伴和米澤爾對話期間沉默著的奧丁mk2終於發話,他從男孩這一世的記憶裡,發現他並沒有過得跟以前一樣,『那要我送主人回去嗎?因為共享記憶的緣故,我已經知道主人的家在哪裡了。』而且只剩我沒出來了所以主人快讓我登一下場啊!
「嗯,我等一下就把你……等等。」伴端詳著大空弘生前所用的武器,「米澤爾,弘他……確實是跟我一樣死過了,對吧?」
『要不然呢?你當我剛剛那些話都是在騙你?』
「那……他也會跟我一樣,重新過一次人生?」
『也不是沒可能。』
「那我說不定……已經見過這一世的弘了……」男孩的嘴角抽了抽,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表達這樣微妙的心情。
『誒誒誒誒真的嗎公主殿下!』艾利西昂終於沉不住氣,吵鬧起來。『他現在叫什麼!』
『大概就是那個叫白石廣的傢伙吧。』奧丁涼涼地說道,『你倒是動一動腦子啊艾利西昂,主人平常接觸的人就只有那麼幾個。』
「大概就是他了……而且他應該早就恢復之前的記憶了吧,」伴提起白布的邊角,把那些武器包了起來,「不然怎麼會在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就叫我阪桑?」
『嗯……說的也是……』艾利西昂好像理解了,『話說回來公主大人你拿著那個白色包袱幹嘛?』
「啊這個?當然是把這些武器帶回——」
『不行!』
「嗯?為什麼?」
『主人你忘了嗎?那種東西,要是普通人碰到就會出事的。』
「啊,說的也是……不過按理來說我應該也會……誒?」
『我已經先幫你做好防護措施了,阪。』原本一直沉默的阿碦琉斯也總算發話,『不然你在叫奧丁出來的時候就得休克。』
「哦……那就是趁我昏睡過去的時候……」伴點了點頭,又好像注意到了什麼,「不是,你們應該沒有做什麼其他的事了吧?」
『怎麼可能有啦公主殿下——』男孩又聽到了艾利西昂欠扁的聲音,『我們都對公主大人那麼尊敬——』
「得了吧你。」伴翻了個白眼,他現在知道這傢伙絕對是自家武器中最鬧騰的一個,「這話要說也不會是你。」
以前明明不是這樣的啊……
「總之,」他清了下嗓子,「這些東西我還是要帶走。」
『可是……』
「你們設想一下,」男孩暫時把白色包袱放回了玻璃檯子上,「如果這裡的管理人發現只有我的武器——也就是你們不見了,會怎麼想?」
『那當然是有人偷走公主殿下的武器……』
「那為什麼只偷我的?」
『因為……特別執著於【山野阪】……這個人?』
『還有一種可能吧,』米澤爾的聲音冷冷的流進伴的腦裡,『那就是那個【山野阪】把只屬於自己的武器拿走了。再加上這裡沒有任何血跡——』
『額,也就是說,他們會認為主人復活……』
「就是那樣。」伴又拿起那個裝著其他人武器的包,「雖然誤導他們『有個竊賊看中了這些稀奇的東西並把它們全都拿走了』也不算是個好選擇就是了。」
沉默。
「放心好了,我不會讓弘看到這些東西的。快點回去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