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银鱼

優等不良。


神奇的梗。
阪阪明顯ooc。
轉世有。
然而金桑沒有前世記憶。
可能。有續。可能。
這是金阪這是金阪這是金阪。

READY?




GO!

陰暗的小巷裏。
一名渾身是傷的棕髮少年癱坐在牆角,抬眼看向面前拿著武器的黑髮少年。
“……特立頓。”
黑髮少年向棕髮少年走去,舉起了只屬於自己的那把錘子。
但在走到奄奄一息的少年的面前時,還是顫抖著放下了自己的武器,跪了下來。
“……我做不到……”
“……金……”
被稱作“金”的黑髮少年伸出手來,輕輕撫摸著棕髮少年的臉頰:“阪君……我…真的不想……”
“……但是……”他好像還想說些什麽,下一刻卻忽然劇烈的咳了起來,鮮紅的液體滴在了地面上。
又過了十幾秒,從巷子外面傳來了朦朦朧朧的喊聲。
“是山野阪和海道金!他們在這條巷子裏!”
“快點把他們殺了我們的惡夢就能結束了!”
腳步聲越來越近。
“……金……快、點……”
海道金只好拿起那把沾滿鮮血的錘子,再次舉了起來——
卻遲遲沒有下手。
越來越近。
正當他打算第二次放下武器時,一隻冰涼的手附上了他的武器。
然後他又聽到了一陣咳嗽聲,還有大量液體落在地上的聲音。
“阪君?!”海道金不可置信地看向山野阪,“你不可以……”
但還是遲了——
阪虛弱地笑了笑,然後用盡全身的力氣,將武器向自己的心臟刺去……
附在錘柄上的手滑了下來,金眼前的少年也失去了眼裏僅剩的一點光彩。
“阪君……不要……”金的瞳孔猛地收縮,手裏握著的武器也掉到了地上。
他慌慌張張地抱住了還殘留著餘溫的屍體,想要将自己的的溫度分給再也不會醒來的戀人。
腳步聲更近了。
過了幾秒,少年又好像是認清了現實,不捨的吻了吻懷裏人的唇,放開了他。
接著,他赤紅的雙眼望向了棕髮少年右手旁的矛,然後不假思索地拿起了它——
“唔咳!!”
五臟六腑,都在顫抖著,都在拒絕著這把只屬於山野阪的武器。
但海道金已經管不了那麽多,他忍著劇痛,將矛對準自己的心臟——

“找到了!”
又過了幾秒,那群人追到了小巷的盡頭,看到的卻是像是睡著了,卻再也睜不開眼的少年們。
——————————————————
“嗶嗶嗶嗶……”
“唔……”
一名黑髮少年在加大號雙人床上滾了一圈,在床頭櫃摸索了會兒,按掉了鬧鐘。
少年坐了起來,伸了個懶腰,然後下了床,換上新校服後,拉開了一直遮著窗戶的簾子。
“今天也是個好天氣吶——”
就在少年發出感嘆的時候,門後傳來了叩門聲。
“請進。”
“少爺,今天……”
“我知道,走吧。”
黑髮少年拿起了整理好的包,走了出去。
新學校啊……真令人期待呢。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