蘿蔔_堅決不當指考戰士

優等不良【RESTART】(5)

我覺得今天我生日了總該寫點東西。
嗯。
看上去那麼純的零式其實內心也是如此emmmmm
@(:◎)≡




伊卡洛斯·零式最終選擇甩了甩頭,盡力把那些粉紅色的思想從自己的思考中甩開。
『零式前輩。』比自己還要稚嫩卻沉穩許多的聲音冷不丁響起。
『嗚哇啊啊……怎麼了MK2?』
『我只是覺得你太久沒有說話了而已——還有你的CPU——』
『好好好好好好了不要再講了!』
『雖然我也懂你想見主人的心情……』
「唔唔……」
『阪!』
星野伴慢悠悠的眨巴了幾下淺棕色的瞳,呆呆環視著四周:「我又……」
『阪,你現在……』
「我知道啦,不能亂動是吧……」雖然這麼說著,男孩還是從披風裡伸出手臂,「不過話說回來……你們都沒有逞強吧。」
『誒?』
「不要裝傻。」伴抬起手,輕輕敲了一下深藍色的裝甲,「都已經過這麼久了,我的身體都還沒有出什麼特別大的反應……」
『額……!』
「果然!」男孩看到伊卡洛斯·零式的反應之後,立刻不顧自身狀況,強迫自己坐起,表現出很生氣的樣子,「我們不是都說好了嗎?不可以把負擔——」
『但是這樣的話,阪你也違反規則了吧。』
「……?」
『是啊,主人。你可不要說你不記得。』
「誒……連MK2也……」
『啊啊,對了。艾利西昂前輩一定最清楚吧——』
「所、所以到底是……」
『啊嘞公主殿下你忘了嗎——?之前在跟某個藍色的混蛋交戰的時候啊——一名十四歲的少年因為不想看到自己的作戰道具受傷還主動把我的傷害轉移到他那裡——而且幾乎讓百分之百的副作用都作用在自己身上——這可比我們現在負擔的還要大的多。』
「那、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聽見腦海裡那個活力滿滿的抱怨聲後,男孩明顯慌亂起來,然後立刻轉移話題,「先不說這個!給我趕快回去啊零式!」
『是是。我也沒辦法呢,畢竟這可是阪的命令啊。』
伊卡洛斯·零式小心翼翼的把伴放到長椅上,並把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一一撿起。
過了十幾秒後,深藍色的LBX剛剛抬起頭,就撞見一臉若無其事的將包在自己身上的披風解開並裸露出身體的棕髮男孩。
啊,今天的主人看上去也好好吃啊。
尤其是嫩嫩的身體——啊啊啊短短的小手也好可愛呢——不過就是少了點肉——還有身上的傷怎麼會這麼多是誰弄的我要去搞死他們——
不不不不不不對!
『等等阪你在幹什麼——』
「幹什麼……當然是要穿衣服啊?」
『可可可可可是——』
「沒事啦,反正我又不介意跟你們坦誠相待。」星野伴從仍未反應過來的伊卡洛斯·零式手中拿過早就乾的差不多的衣服,「阿碦琉斯那個時候只是因為記憶沒有全部恢復而已。啊,衣服好溫暖……」
『///////我介意啊……』
「總之零式你快點回去,」男孩穿好衣服,倚靠在長椅椅背上,明顯還有些疲憊,「一直保持這個狀態很辛苦吧?」
『/////嗯……』

「……好燙!」
星野伴有些為難的吹了吹被零式的矛燙到的手指:「是過熱了嗎?難怪衣服也熱熱的……」
『是啊,零式前輩還沒緩過來呢。順帶一提,現在艾利西昂前輩非常想念某位海王子。』
「是MK2啊,」伴笑了笑,「話說回來,零式以前戰鬥的時候就常常這樣……是過熱體質嗎?」
『給他多少回復這狀態用的道具都沒用呢。』
男孩又輕輕笑了起來:「真懷念啊……我們有多久沒有這樣相聚了呢?」
『……很久了吧。』
「不過說真的,MK2你的聲音都沒變……」伴索性閉上雙眼,「對了,大家過得怎麼樣?」
一片靜默。

评论(7)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