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银鱼

優等不良【RESTART】(2)

結果想了想還是先把ban篇的一部分發上來😂😂😂
後面大概阪阪的LBX會一個接一個出來。
小伴真可愛!!我要給他打CALL————








『……我早就連家都沒有了啊……』
如蚊音一樣大小的,孩子的嗓音,久久在我耳畔迴響。

他還真是個奇怪的傢伙。
我一邊在商店街上走著,一邊回想著最近發生的事。
不過,跟那傢伙第一次相遇……大概已經是兩年前的事情了吧。
他叫白石廣。
他明明只是個小學生,卻天天幻想自己是個英雄。
簡直就是個傻子。
不過這麼想來,打算和他傾訴私事的我……大概也要成傻子了吧。

「阪桑——」
那大概是我剛上小學的時候。
在狠狠朝面前比我高了一個半頭的傢伙出了一拳,並成功打中他的腹部後,我竟聽到身後有人在叫我。
沒有聽過的聲音。
我轉過頭,看見一個比我還要稍矮一點的同齡人向我跑來。
一晃一晃的藍色毛髮,和一閃一閃的金紅色的瞳。
沒有見過的傢伙。
「嗚哇!」
他卻好像因為太興奮,而沒有注意到地上的石頭——
「痛痛痛……嗚噫!?」
不知什麼時候,那群大孩子的其中一人跑到了那個天真的,與我同齡的藍髮男孩身後,並一把揪起了他。
「哼哼……」剛才被我狠揍了一拳的人捂著肚子笑著,「如果你小子敢再出手的話……那小子就……」
拜託。
我根本就不認識他。
更不用說幫他了。
我斜眼看了看那個威脅我的傢伙:「……就怎樣?」
然後在他回答我之前,繞到他身後,踢了他一腳——當然我還沒狠毒到要讓他斷子絕孫的程度,只是踹了一下他的腘窩而已。
「哇啊啊啊啊——」
他跪在地上,哭喪著一張臉,捂著自己的痛處。
「好了,快點把他放下,」接著,我的目光投向另一個大孩子,「不然你的——」
「可、可惡……你小子給我等著——」
他只好放下那個男孩,一溜煙的跑了——連自己的老大也沒管。
剩下的幾個人在我走向那個藍髮男孩時,趁機帶著被我揍了一拳又踹了一腳的人逃走了。
算了,這次就不要管那麼多了。
現在最要緊的是——
「你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誒?」
他猛地擦了擦眼淚,有些不可置信的抬起頭。
「難道……阪桑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哈啊?
「記得?記得什麼?」
他的瞳孔稍稍收縮,過了幾秒之後,他像是放棄什麼一樣低下了頭,他頭上的呆毛也跟著垂了下去。
「是嗎……原來阪桑……」
「先不說這個,你為什麼——」
就在我打算再次提出剛才的疑問時,他抬起頭,打斷了我:「話說回來,你還真厲害欸!竟然只一個人就可以打敗他們!簡直就像英雄一樣!」
閃閃發亮的金紅色瞳仁清清楚楚映在我的視網膜上。
「哦、哦……」
「請務必收我為徒弟!」
這什麼像笨蛋一樣的發言啊?
「……我才不要呢。」我轉過身,背對著他,「我可沒時間陪小孩玩英雄遊戲。快點回家吧,天色不早了。」

……結果,沒想到他竟然會死纏著我不放,而且一纏就是兩年……
滴答。
滴答。
啪嚓啪嚓。
嘩啦啦啦啦——
「下雨了……」
大概是因為太專注在思考事情上了吧,我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早就被雨淋濕了。
「得趕快去躲雨才行……!」
我一邊這麼說著,一邊鑽過鐵鏈,來到了一間店的屋簷下。

「嘶——」
在我拭去手臂上水珠的同時,沾到水的傷口處突然傳來一陣刺痛。
不止手臂,全身的皮外傷幾乎同時叫囂了起來。
「……得趕快消毒包紮才行。」
一瞬間,好像有什麼促使我探出頭,翹首仰望。
我抱著再次被雨淋得渾身刺痛的覺悟,走上階梯,越過鐵索——
「藍、貓……?」
有什麼斷斷續續的東西在腦海裡閃過。

『可以借我看看嗎?』
『當然!』
一個紫髮男人拿起一台小小的機器人,端詳著它。

『阪,其實……你的父親……他還活著。』
身著西裝的人如是對我說道。

「!!」
我猛地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正跌坐在雨中,大口喘著氣。
「那些……到底是……」
我站起身,忽然意識到,自己全身都在顫抖。
是太冷的關係吧。
我這樣安慰自己。
「不管怎樣……先進去看看……吧?」

「打擾……了……」
我無視前面寫著「CLOSE」的牌子,輕輕推開店的大門,將頭探了進去。
一片漆黑。
應該沒人吧。
我這麼想著,脫下白色的無袖背心,盡我所能把它擰乾,然後把它晾在我的右肩上。
「這裡還真奇怪……明明都關門這麼久了竟然沒積什麼灰塵。」
我回憶著平常路過這裡的情景,隨意坐到吧檯前的一張高椅上,並摸了一下木製的桌子。
「咦?旁邊……有門?」

「這是……!」
我走下樓,推開柵欄並四處張望著。
幾個藍色邊框的白色大箱子被支架支撐著,分別在場地的四周立著——還有中間一個稍稍高起的地方也有。
「好厲害……明明這麼小……卻可以做的這麼真實……」
我站上那個稍高的地方,扶住箱子的邊緣,踮起腳來觀察箱子裡面的城堡——甚至還不可置信的戳了戳那些東西。
『來對戰吧!』
一道強有力的,如同陽光般溫暖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
「誰?!」
我轉過頭去,卻沒有看到任何人。
只有一個鋪著白布的玻璃台子。
那麼……聲音是從那裡傳過來的……?
我提高警覺,謹慎的走了過去。
「——武器?」
矛與盾、雙劍、錘子……還有一隻三叉戟……?
可是這個大小……是玩具嗎?
我盯著那些武器出神。
「阿碦、琉斯……」
並將手輕輕覆上銀白色的矛——
「唔……!」

『這箱子裡同時裝著希望與絕望。』
『一定要保護好鉑金膠囊。』
『必殺模式!』
『乘、乘戰鬥機上學——?!』
『贏了我,我就把你父親的所在地告訴你。』
『阪君,來對戰吧!』
『不可以在這裡輸掉!』
『阿爾特美思……絕對要取得優勝!』
『在地獄的業火中被燃燒殆盡吧!』
『要上了,阿碦琉斯!超等離子暴擊!』
『都給我趴下——』
「阿碦琉斯——!」
……
……
……



TBC.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