蘿蔔_堅決不當指考戰士

優等不良【RESTART】

優等不良的小(?)番外√
大概就是本篇之前ban跟hiro小學時候的事情。
這個主要寫的是hiro😂😂😂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還會有小伴篇。
為什麼我都寫了看上去那麼多結果還是那麼少。
【拿命刷好感的hiro上線√


restart

ヒロはもう、ヒーローじゃない。

「我的名字是大……啊不、白石廣。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請大家多多指教!」
都已經這麼久了,還是沒有適應這個新名字啊。
少年回到座位上,拉開椅子坐好後推了推稍微下滑的眼鏡,繼續聽著同學的自我介紹。
「阪桑、現在怎麼樣了呢……」

不知為什麼,我從出生開始,就記得自己死前發生的事情。
這些「記憶」,在我上小學之前,對我來說,都只是噩夢而已。
——直到某天晚上我夢見自己手裡拿的不再是雙劍,而是一台像手機的東西和一本小冊子,我不熟練地按著上面的按鍵,被我操控的小機器人就像剛學走路的孩子一樣,走幾步就倒了下去……
『移動已經很熟練了……』一段時間後,我來回按著兩個按鍵,那台藍色塗裝的小東西也開始迅速跑動著,『那麼接下來是……跳躍!』
可惜它在起跳後就從階梯上飛了過去——
『珀爾修斯!』
『嗚哇!』
然後掉在了一名穿著紅色短外套和墨綠色半短褲的棕髮少年面前。
『不好意思……』
我跑到那名撿起珀爾修斯的少年面前,向他道歉道。
『沒事。』他好像並沒有生氣,反而心情很好的樣子,『沒有見過的LBX啊……是稀有貨?』
『我、我也不是很清楚……』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中的小本子,隨即笑了笑:『要我教你嗎?』
「嗶嗶——嗶嗶——」
「!!」
我睜開了雙眼,看了看一旁床頭櫃吵鬧著的電子鐘。
——該起床了啊。
「啊嘞……」
我將視線移回白色的被子上,那裡多了幾個深灰色的點。
我、哭了……?
我呆呆的看著眼前漸漸被染上深色的被單。
原來……在夢裡的「我」……也擁有這麼愉快的回憶嗎……?
那個棕髮的少年……他是誰?
還有那台小小的機器人……是叫……LBX?
不管怎樣……那種溫暖的感覺……
「好懷念……」
「哥——」明日香的聲音忽然傳入耳朵,緊接著,房間的門打開了,「再不起床就要遲——哥你怎麼了!?」
在與明日香對上眼的瞬間,我的頭腦裡又浮現出了斷斷續續的殘像。
「鴨舌帽跟、番茄、汁……?」
「哥哥——!!!」
「啊啊啊是!」
「沒事嗎?」
「沒、沒事啦……讓你擔心了……」
我一邊拭去眼淚,一邊望向一旁的鬧鐘。
「要遲到了——!」

自那以後,那些我所夢見的東西漸漸成為了我真實的回憶。
我「曾經」叫大空弘,「曾經」非常喜歡塞希曼,「曾經」拯救過世界……
啊不,現在也很喜歡塞希曼呢。

「阪桑最近過得怎麼樣?」
「怎麼樣……」坐在我身旁的棕髮男孩停下搓揉著大塊淤青的手,眨了眨望向我的淺綠色眼睛,「就跟平常一樣啊……話說你怎麼還來?真是個奇怪的傢伙。」
「那當然啦!英雄可不會拋下——」
「英雄可是連一群小學生都打不過啊?」
「唔……」
「還有,」他再次把注意力轉移到自己的那些青紫上,「你到底是怎麼在我告訴你之前知道我的名字的?」
「額……這個……英雄——」
「這跟英雄沒有關係吧。」

他是阪桑,現在叫做星野伴,也是十歲。
跟我一樣,阪桑在2052年的時候因為「那場戰爭」而失去了生命。
但是他好像沒有任何關於前世的記憶——這對他來說也不算是一件壞事吧。
畢竟阪桑是被迫跟金桑決鬥,最後慘死在自己最愛的人的手裡……
有的時候,還是不要想起這些事比較好。
現在只要,留在阪桑身邊,好好守護他就好了。
就像阪桑過去保護著我一樣。

「算了。不管怎樣,你也快點回去吧,」阪桑這麼說著,站了起來,「天色不早了,你的家人會擔心吧。」
「回家……那阪桑呢?」
「我?」他轉過頭,淺綠色的瞳裡不知為什麼,竟有一股淡淡的悲哀。
「阪桑的爸爸媽媽也會擔心的吧?」
「……我早就連家都沒有了啊……」
「誒?」
「……沒有。什麼都沒有。」他向前走去,抬起右臂並揮了揮,「我還有事,你先回家吧。」
「是……」
稍微有些寂寞的背影緩緩離去。

『……我早就連家都沒有了啊……』
如蚊音一樣大小的,孩子的嗓音,久久在我耳畔迴響。

评论(3)

热度(4)